翌日,我頂了一張蒼白的臉到學校,許多同學看見我的狀況不佳,都前來問候表示關心,連班導也來了,但是余勁翔卻沒有。
 
  余勁翔卻沒有……

 
  「晏晴,妳還好吧?臉色看起來不太好欸……是不是生病了?」上午某節下課,因為那節剛好是班導的課,她走到我位置旁邊問我。
 
  「對啊,晏,妳怎麼了?臉色好蒼白喔。」我最好的好朋友──小朵晃呀晃的,晃到我旁邊。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坐我隔壁的同學乙問。
 
  「嗯,沒有啊……我沒有生病啦,我只是、我只是……」我隨便掰了一個理由,「我只是昨天晚上沒睡好,嗯,現在很想睡覺,就這樣而已……謝謝老師關心。」
 
  「真的嗎?」座位在我前面的同學丙轉過頭來問,「可是晏晴,妳眼睛好腫喔。」
 
  「想睡覺當然會腫呀,唉唷,我沒事啦!」我試圖讓自己看起來正常些。
 
  「喔,好,那妳先睡一下。」班導憐憫地摸了摸我的頭,「晚上書不要看太晚,不然隔天精神狀況就會不好……」
 
  我點了頭,然後看著班導離開教室。
 
  老實說,我根本就沒有讀書讀到半夜……之前有,但至少昨天沒有。
 
  昨天晚上啊,我腦海繞來繞去的,永遠都是余勁翔昨天下午對我說的那些話,雖然說狠心又不會很狠心,說委婉也不會很委婉,但是他的每一字每一句卻都硬生生敲碎了我脆弱的心。
  
  「我們是好朋友,對吧?晏,我一直以來都只把妳當作我的哥們,從來就沒有其他的想法。對不起,我還不能喜歡妳,而且我有喜歡的人了,她……她是一個高一的學妹……嗯,妳是一個好女孩,所以我配不上妳……但是我相信,妳一定可以找到一個比我還要棒好幾倍的男孩的……」
  
  余勁翔,你知不知道從小到大,如果我被別人欺負了,或是其他什麼的,都是你在保護我、都是你在幫助我、都是你在陪伴我……你知不知道如果我的生活中缺少了你,我就會變得脆弱、變得不堪一擊?你知不知道,當你面無表情地說你還不能喜歡我,我們只是好朋友、只是哥們。當你敷衍地對我說我是一個好女孩,你配不上我,你相信我一定會找到一個更好的人……你知不知道,當你對我說這些傷害我傷到體無完膚地話,我的心都碎了。
  
  都碎了……
 
  
  突然腹部一陣絞痛,我想八成是生理期快來了。
  
  我扶著牆壁緩緩從教室離開,經過轉角,走進女廁。
 
  當我從女廁走出,經過轉角時,卻看見余勁翔與一個我從來也沒看過的女生有說有笑的。
 
  一聲類似玻璃破碎的聲音在我內心出現──那是心碎的聲音。
 
  又碎了,我脆弱的心又碎了……
 
 
  是她嗎?余勁翔說的那個高一學妹是她嗎?
  
  看他們笑得多開心、笑得多自然、笑得多快樂……笑得多可恨、笑得多令我嫉妒……
  
  如果可以,我真的真的好想、好想給那學妹一巴掌。
  
  但是我不能。
  
  另一個我卻這樣告訴我自己。
  
  為什麼不能?我問。
  
  因為余勁翔說的對,我們只是好朋友、好哥們,愛情裡根本就沒有誰對誰錯,只要兩情相願,這樣就夠了。我是最沒有資格跟學妹搶余勁翔的人,因為余勁翔根本就不喜歡我,他喜歡的是學妹呀!放棄吧,蘇晏晴,放棄吧……
  
  放棄?也對,或許,我應該放棄的。
  
  應該放棄的。
  
  我緩緩走到中庭,坐在石階上。腦海不停地對自己說:蘇晏晴,放棄吧,余勁翔早已不屬於妳了,放棄吧、放棄吧、放棄吧……
  
  放棄?我略為苦澀地笑了出來。
  
  夏天的陽光被烏雲遮住,柔柔地照了下來。
  陽光溶化了淚水,淚水模糊了雙眼。
  
  放棄?我也想啊,但是某部分的我,卻始終都放不了手。該死,我知道自己很該死。
  
  「晏,妳在幹嘛啊?」小朵晃呀晃的,晃到我身旁。
  
  我狼狽地抹了抹淚水,然後回頭。
  
  「啊,小朵喔……我沒幹嘛啊……」
  
  「妳哭過?」小朵詫異地看著我。
  
  「沒有啦,」我拉起笑容,卻比苦瓜還苦澀。然後編了一個最常掛在嘴邊、老套到不能再老套的理由:「我只是想睡覺。」
  
  「騙人。」
  
  「真的啦,我先回教室了。」我假裝無所謂地揮揮手,站了起來,然後頭也不回地往教室的方向走去。
 
 
    ※   ※   ※
 
 
  因為我跟家人說過,這幾天我都會留校晚自習,因此放學時,我又走到街角咖啡門口。
 
  我該不該進去?
 
  其實那間咖啡館的消費並不高的,一杯咖啡的價格也不高。
 
  終於我再也無法忍受那一陣陣的咖啡香味,下午5:20,我推開街角咖啡館的玻璃門。
 
  叮叮咚咚──
 
  悅耳的風鈴聲與招呼聲立即迎面而來。
 
  「歡迎光臨!小姐,幾位?」
 
  「一位。」
 
  「那好,麻煩請跟我來。」
 
  上了二樓,服務生將我安排在靠近窗戶邊的位置──與昨天的一樣。
 
  我一邊有一口沒一口地啜著拿鐵,一邊恍惚地看著窗外發呆。
 
  放棄啊!蘇晏晴,我不是叫妳放棄了嗎?妳不是也同意了嗎?為什麼還是要這樣悶悶不樂?我這樣問自己。
 
  放棄?我也想啊!可是、可是「放棄」這兩個字說起來很簡單,真正要做到又是談何容易的事呢?
 
  也許,我真的要放棄了,真的……
 
  此時此刻,不知道哪裡來的可惡冒失鬼,經過我桌旁時,跟昨天那個男孩一樣,腳踢到我桌角,我手中可愛的拿鐵又差一點因為驚嚇過度而從咖啡杯中跳樓。
 
  我回頭,看看是哪個冒失鬼。
 
  「對不起、對不起。」那個冒失鬼開口道歉。
 
  誰知道那冒失鬼就是昨天那個男孩。
 
  同樣的一張臉──善良的臉。
 
  他笑著,善良卻又內疚地笑著。
 
  此時我才仔細看過他的相貌,高高的、戴了一副粗膠框眼鏡、看起來很斯文,最重要的,他還蠻帥的。
 
  我不太好意思地開口,「沒關係……」
 
  「對不起,我好像撞到妳第二次了,對吧?嗯,真的很抱歉……」他一臉內疚貌,都快跪下來磕頭了呢。
 
  「沒關係的。」
 
  他「嗯」了一聲,就準備轉身往他的位置走去。
 
  看他轉身的樣子,讓我想起了昨天余勁翔離去的身影,終於,我再也忍不住了,檸檬化的鼻子和心一酸,無聲地哭了出來。
 
  那個人八成是聽見我啜泣的聲音,又以為我是因為被他撞到才哭的,他慌張地回頭,「小姐,妳、妳、妳怎麼了?」
 
  我抬頭看著他,接著搖搖頭。
 
  「是不是我撞到妳哪裡啊?是不是?小姐,妳不要不說話啊……」那個人見我不說話,更是慌張地一直問。
 
  我搖頭。
 
  他看起來也不像個壞人,把事情告訴他應該不會怎麼樣吧……
 
  「不是……你沒有撞到我哪裡……我只是心情不好……」
 
  「喔,心情不好?怎麼了嗎?」
 
  我下意識疑惑地看著他。
 
  「呃,對不起,我沒有資格過問,對不起、對不起。但是還是很歡迎妳跟我說喔,我每天都會固定在這間咖啡館看書,嗯,應該是一種習慣吧,我總是坐在妳對面同樣靠窗戶的位置……我很喜歡這裡。」
 
  我抹了抹淚,微微地笑了出來。
 
  他是一個好人吧。
 
  「妳是高中生嗎?」
 
  「嗯,高二。」我點頭。
 
  「喔。」他靦腆地笑了笑,「我是個大學生,大一了……我是對面那所大學的學生。」
 
  「清大?」
 
  「嗯,對。」他不太好意思地點頭。
 
  他是一個好人,這我敢肯定。喔,不對,他不只是個好人,還是一個很厲害也很可愛的人。
 
  「好厲害喔,清大的。」我低下頭,喃喃自語。
 
  「不厲害啦,加油喔,妳也可以的!加油、加油。」
 
  我笑了笑,隨即又低下頭,眼神黯了下來。
 
  「其實我是被我喜歡的人拒絕了……」我小聲地說著。
 
  「喔,這樣啊……沒關係啊,加油,下一個一定會更好的,嗯?」
 
  我抬頭,迷惑地看著那個人。
 
  「妳沒有必要為了他悶悶不樂,他拒絕了妳,代表妳還有機會遇到更好的人。」
 
  妳沒有必要為了他悶悶不樂,他拒絕了妳,代表妳還有機會遇到更好的人。
 
  所以,是不是代表我應該要放手了?我是不是不應該再悶悶不樂?我是不是應該要釋懷了?
 
  也許,真的是這樣……我真的應該放手。
 
  真的應該放手。
 
  「妳好好想一想吧,我先去看書了。」
 
  我點了點頭。
 
  他走到我對面、同樣靠窗的位置,攤開書。
 
  對,我會放手的,如同那個人所說的,余勁翔拒絕了我,代表我還有機會遇到更好的人。
 
  過了幾秒鐘,從那個人那頭傳來了一張紙條,還有一朵黃色的小花。
 
  我不解地看著那個人。只見他對我笑了笑,笑容溫暖地溶化了我。
 
  我打開紙條,上面寫著:
 
 
  「冬天會走,夏天會回來。」
  這句話有一天妳會懂的,加油喔。
 
  嗯,我來自我介紹好了。
  妳好,我是清大大一的學生,哈哈,這不重要啦。
  我的名字是沈智謙,綽號好像沒有耶,看妳要不要幫我取一個。(笑)
  妳的名字是蘇晏晴,對吧?
  我怎麼會知道喔?因為我剛剛在妳放在桌上的課本上看到的。(笑)
  嗯,我以後都會出現在這裡,很高興認識妳喔。
  
  沈智謙
 
 
  我再次抬頭看著那個人──沈智謙。
 
  此時,微風輕輕揭開窗簾,陽光悄悄落在我倆之間。
  陽光溶化了淚水,淚水滋潤了雙眼。
  他笑了,我也笑了。
 
  冬天會走,夏天會回來。
  我想,我的夏天就快要回來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lly 的頭像
Chilly

I'm Chilly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