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並不是一個只會光看外表的人,這個我敢保證。
 
  如果要舉一個例子,那麼就拿我喜歡余勁翔的事情來說吧。我記得我曾經說過,我和余勁翔是從小一同長大的青梅竹馬,他在班上一直一直都算是帥帥的那種男生,自然而然有許多女生喜歡他──除了以前的我以外。以前的我,從來沒有因為他長得好看而喜歡上他,從來沒有。
 
  而現在我會喜歡余勁翔,也是從一、兩個月前才開始的,只因為他對我的好、對我的溫柔、他保護我、他呵護我、他幫助我,還有,在我寂寞無助時的陪伴。所以我喜歡他,好喜歡、真的好喜歡,喜歡到了足以讓我窒息死亡的程度。雖然那個清大生給了我一些開導,我也看開了一些了,但是能不能完完全全放手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也許,我需要一點點時間,只要一點點就夠了,真的。
 
  而我更不知道,自己對於眼前這位屬於斯文型帥哥的清大生──沈智謙有什麼樣的感覺,他看起來是個大好人、是個很棒很棒的男孩,笑容裡總帶有一點靦腆與羞澀。但是啊,我真的一點也不了解他,不能光憑他不小心撞到我時的內疚表情、那一朵可愛的黃色小花、那一張白色紙條,還有,紙條上的那幾行每一字每一句都悄悄撥動我心絃的文字而評斷一個人。
 
  或許他表面上看來是一個好人,但事實上卻是一隻披著羊皮的大野狼,每到滿月、月黑風高的夜晚,就會開始變身。如果我再接近他一些,說不定他就會伸出長長的狼爪、露出尖尖的狼牙,然後向我撲過來,張開大大的狼口,一口把我吃得乾淨溜溜,一根骨頭也不剩,也說不定──
 
  於是,我目光從書本移開,緩緩抬頭看了看沈智謙,原本只打算偷偷看他一眼,默默觀察他,卻沒有想到,此時沈智謙也將頭抬了起來,把原先投射在書本上的目光投射在我身上。
 
  他微笑著,對我微笑著。
 
  霎時,我忘了我曾設想過沈智謙是一隻大野狼的事情。我想我一定是不小心跌進他那無害的笑容裡了。他的笑容,雖然說不上是可以迷死一百萬個女生的那種笑容,但他的笑,卻擁有他獨自的風格,很特殊,有一種我說不出口的特殊氣息。不過我依然不可否認,他真的蠻帥的。
 
  然後,我把設想他是大野狼的記憶抓回來。說不定,他真的不是一隻披著小羊皮的大野狼。說不定,他真的是一個好人。說不定、說不定,我們還可以成為蠻不錯的朋友。
 
  就在這個時候,從他那裡傳來了一張由黃色便利貼弄成的紙條。
  
  「妳怎麼一直東張西望?而且還一直看著我……是不是有什麼東西不懂需要我教妳的?只要有什麼問題都可以來問我啊,我都可以教妳的!:) 還是……又想到那件事情了?如果妳有任何心事我也會很歡迎妳來找我的喔。:)」
 
  幾句話,加上兩個可愛的笑臉。
 
  我笑了,再次抬頭看著沈智謙,我笑了。
 
  搖搖頭,告訴他我沒有什麼問題,也同樣地,告訴他我沒事了。
 
  謝謝你,沈智謙,謝謝你。或許我跟你就只有這麼一點點緣分,以後再也不會見面了,但我還是很謝謝你。我不應該隨便設想你是一個壞蛋,我應該相信你是一個好人,一個很好跟好的人。
 
  過了幾秒,一張紙條傳過來,又是一張紙條。
 
  「沒事就好了,別笑囉,快看書吧。」
 
  我點點頭。
 
 
 
  就這樣挨了兩個多小時,晚上8:00,我收拾好書包,拎著帳單走到櫃檯買單時,沈智謙也跟了上來。
 
  「欸,妳今天喝的這杯我請妳吧。」他抽走我手中的帳單。
 
  「為什麼?」我不解地看著沈智謙,然後從他手中搶回了我的帳單。
 
  「就當作妳心情不好,有人希望妳心情趕快好起來而送妳的禮物。」他堅持,又搶走我的帳單。
 
  「我心情不好又不是你害的,你幹麼請我?就算是那個害我心情不好的人要請我,我也會拒絕。況且你也沒欠我什麼,所以你沒義務要請我啊。不過,還是謝謝你了。」我微笑,又搶回了帳單,然後把它藏在身後。
 
  「那這樣好了,妳會急著回家嗎?」沈智謙問。
 
  「啊?」我愣了一下。
 
  「我是說,妳待會有要急著回家嗎?」他又再問了一次。
 
  「嗯,應該沒有吧。」
 
  「嗯。」他笑了,他的笑容就像在烏雲密佈的天空中,露出一道曙光那樣。「那這樣吧,妳借我一點時間,陪我聊聊天,就當作我欠妳的,所以這一杯咖啡就讓我請妳吧。」
 
  「我真搞不懂你耶,為什麼非請我不可?」我不解。
 
  「因為我希望妳心情好起來,而且我連續撞到妳兩次耶,妳應該氣壞了吧?」沈智謙笑,然後溫柔地把我藏在身後的帳單拿了過去,付錢。
 
  「呵呵,早就不氣了,我知道你是不小心的啊,我幹麼沒事生你的氣?」我呆呆地笑著。
 
  我跟沈智謙的對話,聽起來一點也不像剛認識的人,與他聊天的感覺真的很棒,我可以很自然、很輕鬆。或許,我們兩個真的、真的可以成為蠻不錯的朋友。但是不知道他心裡是否也這麼想?希望答案是肯定的。
 
  「走吧。」沈智謙收拾著零錢。
 
  「去哪啊?」我滿腦子的疑惑。
 
  「跟我走就對了,妳放心吧,離這裡不會太遠。」他領著我,穿過一叢又一叢的人群。
 
  不久後,到達了目的地。
 
  「我們學校?」我疑惑地看著他。
 
  「嗯,你們學校。」他笑,「我只是借個地方而已,妳不用擔心我會突然吃掉妳,因為正門口有警衛。」他邊笑邊指著警衛室。
 
  這個人真可愛。我也輕輕笑了。
 
  他領著我從側門進入學校,走到A棟川堂的階梯上,坐下。然後我們沉默了一會兒。
 
  「如果妳有任何想哭的衝動,別客氣,我的肩膀可以借給妳的。」他突然開口。
 
  我抬頭看了看他,發現他的表情很堅持。
 
  「我沒有想哭啊……」
 
  「但是妳的表情看起來好苦澀。」
 
  「唉呀,沒有啦!今天聽了你那些話,我好很多囉,也可以釋懷了。現在啊,我在等我的夏天回來。」我笑。
 
  「真的?」
 
  「嗯,我沒有理由騙你。」
 
  「那就好。」他鬆了一口氣。
 
  「沈智謙,謝謝你……」我小聲說著。第一次開口叫他的名字,難免有些生疏。
 
  不久,他那頭傳來了他低低的笑聲:「謝什麼啊,我只是把一些我曾經聽過的經驗告訴妳而已。」
 
  我傻傻地笑了。
 
  「喔,對了,我以後可能不能常常去那間咖啡館了,因為每天這樣花錢,太浪費了……我以後都只會留學校的晚自習。」我指著走向二樓視聽教室的樓梯。 
 
  然後,我們陷入了一陣沉默。
 
  良久,沈智謙苦笑:「喔……那這樣我們就不能常常見面了。不過妳如果有問題,還是可以來那間咖啡館找我,我以後都會跟服務生說兩位,這樣妳來找我也不用花錢了。」
 
  「嗯。」我點頭點得好用力。
 
  「很高興認識妳,希望我們可以成為不錯的朋友喔。」他伸出手。
 
  「我也是。」我笑,也伸出手與他握手。
 
  「有事,可以打電話給我,嗯?」他鬆了手。
 
  我點頭。
 
  然後我與沈智謙又緩緩一起走到街角咖啡那兒的公車站牌。
 
  一路上,我們都是沉默的,也從來就沒有人想要打破這燦爛星空夜晚的寧靜。當我們在街角咖啡前說了再見,我頭也沒有回地上了市區公車,我才發現,我從來就沒有他的手機號碼。
 
  從來沒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lly 的頭像
Chilly

I'm Chilly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