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回到家時,已經是9:20分的事情了。
 
  踩著自己一個人的孤單影子,一步一步在家前的巷子踏著──往家的方向。在我向余勁翔告白以前,他都會陪我走回家的,直到我走進家門,從房間窗戶向他揮手說了再見,他才肯放心離去。我曾問過他的,問他為什麼要這麼麻煩特地陪我走回家。
 
  「不會麻煩啊!怎麼會麻煩?」余勁翔無所謂地笑了笑,「我想要確保妳安全到家,反正我們兩家住得又不遠。」
 
  然後,余勁翔頓了頓,似乎在想接下來要說的話。不久,他開口,拍了拍我的肩:「嘻嘻,妳不用覺得不好意思啦,我們是好朋友嘛!好朋友互相保護本來就是應該的啊!乖,趕快進去吧。」他溫暖的大手輕輕推了推我。
 
  我只記得,這些話是他給我的答案。那天他陪我走回家,在我家門口,他神秘兮兮地笑著。但我卻來不及好好咀嚼消化他所給的答覆,直到現在,被他拒絕後的現在,我才明白,原來當時余勁翔早已在我倆之間劃清了界線。
 
  好朋友。
 
  只是好朋友,永遠停留在界線的兩邊,誰都不能越矩、誰也不能跨過線,而我始終只能蹲在我倆的界線邊,看著、望著。我多麼想跨過去啊……親愛的余勁翔,我多麼想啊……但是、但是,余勁翔竟然讓那高一學妹過去了,卻把我杜絕在外,半步都不准向他靠近。
 
  所以我們不再說話了,余勁翔間接地,又或者說,直接地向我宣告絕交。他在原有的界線上築起一道高牆,好高、好高……高得令我著急,高得令我看不見、看不見彼方的他,還有她,抑或是說,「他們」。不是朋友了,也不再是朋友了。
 
  然後,余勁翔留了學校晚自習,與學妹小手牽小手,留了晚自習。
 
 
    ※  ※  ※
 
 
  我一步一步走到家門口,從書包翻出了一把鑰匙,打開門。
 
  「我回來了!」
 
  而迎接我回到家的,卻是滿屋子的黑色寂寞。
 
  喔,是了,爸媽今天去台北,今晚不會回家……其實我早就習慣了,有這樣一對忙碌的父母。
 
  因此我無所謂地聳聳肩,走到房間,從抽屜拿出一本全新的日記本。那是一本很簡單、很簡單的日記本,有著黑色的表皮,上面寫著一行白色的文字──「Notebook」。打開第一頁,裡面全是乾淨、沒有任何痕跡甚至連格線也沒有的白紙。
 
  一切一切都簡單明瞭。
 
  然後我決定我要開始寫日記。寫關於我每天所遇見的、看到的事。
 
  那麼……我的第一篇日記,就從今天開始吧。
 
 
    ※  ※  ※
 
 
八月三十日  大晴天
 
 
  嗯……今天爸、媽又去台北了,今晚我又要一個人在家了……不過、不過,這都沒有關係的,反正我已經習慣了嘛。(聳肩)
 
 
 
  已經升上高二了,課業壓力加重,但是我一點想讀書的心情也沒有,所以我想,我接下來的高中生涯會過得很悽慘吧……呵呵。
 
  今天早上整個人精神狀況就是不太好,也許是昨天失眠一整晚的緣故吧!躺在床上,腦袋卻不停地運轉,轉呀轉呀轉呀的,全部都是余勁翔昨天下午對我說的話,全部都是…。我被拒絕了,因為他喜歡學妹,一直以來,他都只把我當朋友對待,從頭到尾都只有我、只有我一個人一相情願而已。
 
  我很笨、我很笨……對不對?
 
  的確,那個學妹的確很正,是個大正妹,而我什麼也不是!但是,我在這裡呀!或許我長得真的不怎麼樣,可是無論發生了什麼事,我都還是會在這裡的,我會在這裡一直陪伴他、等待他……我好希望,他回過頭時,第一個看到的就是我。所以,我要等他,等他回頭……等多久算多久,雖然我一直都沒什麼耐心。
 
  我知道自己很像個大笨蛋,但是那又如何呢?明明知道等待很長、很長,卻還是願意等,那不是笨蛋,又會是什麼?
 
 
 
  在這兩天裡,我還是想要感謝余勁翔,如果沒有他,我就永遠都不會發現公車站牌附近有間咖啡館,那間咖啡館真的很香,滿滿的咖啡香。它的咖啡也挺好喝的,很濃又很純,聽說那間咖啡館的咖啡豆都是上好的。
 
  連續去了兩天,我還是忘記那間咖啡館的名字,不知道叫做艾什麼什麼的,或是什麼什麼艾、還是什麼艾什麼的?啊,不管了,我以後都叫它「街角咖啡」好了,雖然它距離街角有些遠,但還算是街角的範圍吧……
 
  在那裡,我認識了一個清大生,沈智謙,他真的是一個好人,開導我很多關於那些事……還寫了紙條給我。「冬天會走,夏天會回來。」然後還附上了一朵小黃花。(不知道那朵花是從哪來的。)
 
  不過我想,我目前還沒有勇氣等待下一個「夏天」的到來……但我還是很謝謝他的,真的。喔,還有,他今天還請我喝咖啡呢,我跟他說不用了,他卻還堅持要請我,呵呵,我實在搞不懂他為什麼要這麼堅持。
 
  他說,如果有什麼事情一定要打電話給他,可是我沒有他的手機號碼,要怎麼打給他呢?說不定他只是在說場面話,也說不定他忘了……算了,如果只是說場面話,那麼我就不需要太在意了。但如果是他忘記了,嗯──明天我會留學校的晚自習,碰不碰得到沈智謙都還是個大問號,如果有碰到,手機號碼的事情就再說吧。
 
 
08/30  22:37
  
 
    ※  ※  ※
 
 
  寫完日記時,已經十點多了。
 
  我把沈智謙寫給我的紙條小心翼翼地貼在日記本上。我告訴我自己,從今天起,我要紀錄自己的每一天。
 
  冬天會走,夏天會回來。
 
  這句話先好好收藏在心底吧,因為我知道,總有一天,會派上用場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lly 的頭像
Chilly

I'm Chilly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