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我只需要一點點時間,只要一點點、一點點時間就可以完全放手……放了余勁翔那雙冰冷無比的手。
 
  只要一點點時間,真的就只要一點點……
 
 
  我想我是說過的,那句沈智謙寫給我的話,總有一天我會用得上的,因為我有種預感,似乎有個人就快要取代余勁翔在我心目中的位置,然而那個人究竟是誰?老實說,我並不清楚。
 
  我這個人很笨的,對於自己,抑或是別人的情感總是反應慢半拍,喔喔,不是,是反應慢很多很多拍。但是這次我竟然能隱約感受到那個人一步一步向我接近的氣息,或許那是我的錯覺,也或許,那個人真的就快要出現了。
 
  因此我期待、我等待,等待那一個人的到來。
 
 
    ※  ※  ※
 
 
  「冬…天…會…走…夏…天…會…回…來……?」小朵唸著我桌墊上的文字,然後一臉疑惑地抬頭看著我,「晏,妳幹嘛寫這些字在桌墊上啊?會不會太浪漫了啊?」
 
  午餐時間,我與小朵一同分享著一張桌子,吃著自己的營養午餐。
 
  「喔,沒有啦,我只是很喜歡這句話而已……妳不覺得這句話很美又很有道理嗎?」我指著那行文字。
 
  我喜歡余勁翔、被余勁翔拒絕、遇見沈智謙……這些事我一直都沒有告訴小朵,我也不是不告訴她,只是我一直在等,等待一個適合的時機。而現在,還不是時候。
 
  「是很美呀!可是、可是那本來就是廢話嘛……冬天走了,春天也走了,夏天當然會來啊,沒有夏天多可怕。」小朵淘氣地嘟著嘴,說得頭頭是道。
 
  真是沒情調……不過我不怪小朵的,畢竟她什麼也不知道,如果我是她,我大概也會說出同樣的話吧。
 
  「怎麼?有什麼特別感觸?」小朵問。
 
  「呃,沒有、沒有……」我趕忙搖搖手。
 
  「妳今天看起來心情很好,不像昨天,沉著一張臉……晏,如果有什麼不愉快要說喔!我不希望自己的好朋友悶悶不樂的。」小朵又低下頭看了看那行文字。
 
  我點頭,接著露出一個很呆的笑容。
 
  小朵很幸福,幾個星期前,她認識了一個竹中的男生。小朵的條件很好,長得漂亮、個性又棒,幾個星期下來,那男生不斷向她獻殷勤,最後終於打動了小朵的芳心,在一起了,他們在一起了。所以小朵現在很幸福,真的、真的很幸福。
 
  問到他們是怎麼認識的,小朵就是不肯透漏,只回給了我一個幸福的笑容。
 
  我想,關於那個問題,或許是屬於他們之間最幸福的秘密了吧。
 
  「妳看起來也不錯呀!氣色很好呢。」我指著小朵紅撲撲的臉頰。
 
  小朵笑了,笑得一臉幸福,「我啊……星期六要跟『他』一起去看電影喔。欸,晏,要不要一起去?」
 
  「不了,我從來不當別人的電燈泡。」我搖頭。
 
   小朵又笑了,笑得像一朵剛綻放的花朵那樣,羞澀卻又美麗。
 
  「妳呢?」小朵用一根手指頭推了我的頭。
 
  「什麼我呢?」我不解地看著她。
 
  「妳什麼時候才要交個男朋友給我看看?我想看妳幸福的樣子。」
 
  「想太多了妳……」我笑。
 
  「笨蛋,如果喜歡就勇敢去追呀,不然妳會後悔的。那如果被拒絕了,也不要氣餒,下一個會更好的,嗯?加油、加油。」小朵笑著,如是說。
 
  小朵說的每一個字都敲進我腦海。
 
  笨蛋,如果喜歡就勇敢去追呀,不然妳會後悔的。那如果被拒絕了,也不要氣餒,下一個會更好的,嗯?加油、加油。
  笨蛋,如果喜歡就勇敢去追呀,不然妳會後悔的。那如果被拒絕了,也不要氣餒,下一個會更好的,嗯?加油、加油。
 
  下一個會更好的。
  冬天會走,夏天會回來。
 
  沈智謙與小朵的話不斷在我腦海播放、聲音交疊……他們說的對,我不能氣餒,因為一定會有下一個的,而下一個,會更好的。
 
  是,我是個笨蛋,真的,很笨、很笨……
 
 
    ※  ※  ※
 
 
  放學後,我收拾書包,接著走到晚自習教室。
 
  繞來繞去的,我又看見了……我又看見了同樣有留晚自習的「他們」。
 
  「妳今天晚餐想吃什麼?」余勁翔牽著學妹的小手,細心呵護著。
 
  「你呢?」學妹仰頭看著余勁翔。
 
  「我問妳呀,妳想吃什麼?摩斯漢堡?還是……拉麵?」余勁翔的口氣溫柔至極,比以前對我說話還要更加溫柔。
 
  「那些都是高熱量耶,想胖死我啊。唉呀,你吃什麼我就吃什麼。」學妹淘氣地嘟嘟嘴。
 
  「不會啊,妳這麼瘦……胖一點才好看。」余勁翔笑。
 
  「討厭吶,人家明明就已經很胖了。」學妹嬌嫩地說著,與余勁翔手牽手,漸行漸遠。
 
  我傻傻地站在原地,腦海不斷重播他們親暱的身影。我很笨、我很笨很笨,現在還沒有勇氣接受他們,還沒有能力釋懷……但總有一天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的……
 
  然後,我跑開了,還沒走進晚自習教室就先跑開了。含著該死的淚水,一滴一滴扭曲了勇氣,扭曲了一切。
 
  我一直跑、一直跑,像是不要命那樣一直跑。腦袋一片空白,空白,空白,除了空白,還是空白。要跑到哪裡?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想要逃離那裡,不該讓我出現的那裡。
 
  沈智謙。
 
  我不知道為什麼,腦海裡突然閃過沈智謙的名字,或許他在我印象中是一個大好人,我隱隱約約明白,只有他可以幫助我,只有他才可以給予我溫暖。
 
  跑著跑著,我停下腳步。我又來到了這裡──街角咖啡。我甚至沒有多作考慮,握緊書包的背帶,小心翼翼地推開了街角咖啡的玻璃門,連呼吸也得小心翼翼的,然後小心翼翼地一步步走進那令人心動的咖啡香裡。
 
  叮叮咚咚咚叮咚叮──風鈴翻舞飛揚,譜出一曲動人的交響樂。
 
  我深呼吸,空氣中夾雜著咖啡香,還有溫馨香。我想,我需要補充一些勇氣。
 
  「小姐,請問幾位?」服務生問。
 
  「沒有,我朋友在等我。」我尷尬地笑了笑,然後頭也不回地往二樓走。
 
 
  「沈智謙。」我拍了拍沈智謙的肩。
 
  沈智謙緩緩抬頭,愣了一下,「啊,是妳啊,怎麼來了?不是要留學校的晚自習嗎?」
 
  「我……不想留了……」再也忍不住了,淚水啪達一聲,又流了出來。
 
  「妳、妳、妳還好吧?發生了什麼事?」沈智謙慌了手腳,連忙站起來,替我拉開椅子,示意要我坐下。
 
  我劈哩啪啦把事情經過跟他說了一遍。淚水也因為我有個宣洩的出口而止住了。
 
  「走吧。」沈智謙迅速收拾東西。
 
  「啊?」我不解地看著他。
 
  「走吧。」沈智謙拉著我的手腕,站了起來。
 
  「走?走去哪?」我微微蹙眉。
 
  「走,我帶妳去一個地方。」他拉著我,走往一樓,付賬,接著又拉著我走出街角咖啡。
 
  「什麼地方?」我問。
 
  「去就知道啦,保證妳心情好起來。」沈智謙笑,笑得很陽光很燦爛。
 
  沈智謙真的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也許就是因為這樣,我心情不好時,才會第一直覺反應:找他訴苦。因為我有種感覺,他總會有辦法讓我心情好起來。雖然我們才認識不到一個星期,但我們卻像早已認識多年的朋友那樣……可是啊,為什麼永遠只有我向他訴苦,而他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我永遠都不會明白。
 
  他很神秘,對我而言,他很神秘。而我,卻早已坦蕩蕩把最真實的自己毫不保留地表現出來。
 
 
  沈智謙領著我,穿過一叢一叢的人群。
 
  「這裡。」沈智謙笑。
 
  「清大夜市?為什麼這裡會讓我心情好起來?我不認為……」我低下頭,嘀咕著。
 
  「妳不喜歡嗎?」沈智謙小心翼翼地問。
 
  我抬頭看著沈智謙,沉默著。
 
  「其實是因為我機車放這附近,我要帶妳去另外一個地方。」沈智謙頑皮地笑了笑,然後遞給我一頂安全帽。
 
  「什麼地方?」我接過安全帽。
 
  沈智謙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笑了笑,然後他騎著機車,載著我。發動,遠離了清大夜市,遠離了學校,遠離了街角咖啡。
 
  「沈智謙,我永遠都不知道你到底在想些什麼……」趁沈智謙停紅燈時,我在機車後座,嘀咕著。
 
  這個紅燈很久、很久,計時器上面顯示著:八十六秒。
 
  「啊?」沈智謙似乎聽見了。
 
  「沒什麼、沒什麼……」我裝傻。
 
  「妳永遠都不會知道我在想什麼?」沈智謙重複了我的話,接著他那頭傳來他低低的笑聲,「總有一天妳會知道的。」
 
  「可是你都明白我在想什麼。」我說。
 
  「晏……我可以這樣叫妳吧?」沈智謙問。
 
  「可以。」我傻笑。
 
  「晏,妳還不懂得隱藏自己,我當然會明白妳在想什麼呀。」他笑。「嗯,我想問問妳,妳覺得……在妳眼裡,我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你喔,是一個很好很好的人,而且還很聰明……但是最重要的,你很神秘,腦袋裡到底在想什麼東西,別人永遠也不會明白。」
 
  「我朋友也都這樣說我。」沈智謙苦笑。
 
  「你呢?在你眼裡,我又是一個怎麼樣的人?」我問。
 
  「我覺得,妳像一個公主。」
 
  「公主?我很嬌縱嗎?」我不解。
 
  「當然不是啊,而是妳這個公主,很不會隱藏自己的情緒,所以愉快,或者不愉快全寫在臉上。」他頓了頓,「還有,妳看起來很柔弱,很需要別人細心呵護……」
 
  妳看起來很柔弱,很需要別人細心呵護……
 
  所以,余勁翔就是因為這個原因才對我這麼好的?我不明白,既然會想要好好保護我,為什麼現在還要丟下我一個人?我不明白……
 
  機車震了一下,綠燈了。那一震,打斷我所有思緒。
 
  「笨蛋,那件事,不要再想了,知道嗎?」沈智謙暖暖的聲音被風吹散,飄入我耳,回盪在空氣中……
 
  慢慢靠上沈智謙的肩頭,我進入半夢半醒。
 
  笨蛋,那件事,不要再想了,知道嗎?
  笨蛋,那件事,不要再想了,知道嗎?
  笨蛋,那件事,不要再想了,知道嗎?
 
  我知道,我是笨蛋、我是笨蛋、我是大笨蛋……
 
 
    ※  ※  ※
 
 
  沈智謙載著我走過了好幾條路、轉了好幾個彎,然後,到達目的地──新竹市區。停置好機車後,沈智謙從掛勾上拿起不知道什麼時候變出來的仙女棒。領著我,過了馬路,到了東門城。
 
  「你要幹嘛?」
 
  「玩啊。」沈智謙笑,點起一枝仙女棒,遞給我。
 
  我接過仙女棒,有些害怕,有些興奮,說不明白的複雜情緒。
 
  「玩吧,盡情的玩吧,那些不愉快的事情就不要再想了,今天要瘋狂地好好玩一回!」沈智謙晃著仙女棒,興奮地喊著。
 
  「嗯!」我點頭點的好用力、好用力。
 
  「再一枝!」說完,沈智謙又遞給我一枝仙女棒。
 
  我笑了,沈智謙笑了,我們都笑了。
 
 
  我們就這樣瘋狂地玩到八點多將近九點,沈智謙載我到我平日公車下車的地點。
 
  「有事記得打電話給我,嗯?」沈智謙說。
 
  我沒有多想什麼,頷首。
 
  然後我們道了別,等到他機車騎遠之後,我才發現,我似乎又遺忘了什麼……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lly 的頭像
Chilly

I'm Chilly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