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一日,星期四,開學日,我正式成為高二生。
 
  其實在上暑期輔導的那段日子,我們就已經算是高二生了,但是經過「開學日」這樣的儀式,我才逐漸反應過來:「啊,小高一的生涯已成過去式,我已經是高二生了」。
 
  唔,反應有點慢就是了……
 
 
  升上高二,課業壓力加重了許多,但是比起第三類組那些同學們,我們第一類組的,似乎壓力又沒有那麼重了。除此之外,升上高二,我們不再是學校高中部年紀最輕的,多了學弟妹們讓我們踩在腳底下,感覺有點新鮮、有點有趣、有點好奇。
 
  但是只要一想到那個親手搶走余勁翔的小學妹,我的好奇心又瞬間盪到了谷底。
 
  「欸,又在作白日夢了?」小朵拍拍我的腦袋。
 
  我回神:「啊?沒有啊……」
 
  「還說沒有哩,妳看,口水都快流下來了。」小朵瞥了我一眼。
 
  「口水?」我張大眼,然後著急地抽了張衛生紙,往臉上抹了抹。
 
  「哈哈哈哈,騙妳的啦。」小朵捧著肚子壞心地笑。
 
  妳這個笨蛋……
 
  「欸欸,晏,」小朵輕輕扯了我一下,表情突然變得很鎮定,「妳還好了吧?」
 
  「啊?什麼還好?還好什麼?妳在說什麼?」我不解。
 
  「嗯……妳看起來有心事。」
 
  「心事?有嗎?」小朵什麼時候變這麼厲害,會看面相?
 
  「我怎麼會知道妳有沒有……有就要說喔,別把自己悶壞了,嗯?」小朵摸了摸我的頭。
 
  我點點頭,然後露出一個很傻的笑容。
 
  「妳真的很傻耶,看起來就傻裡傻氣的。」小朵笑了笑。
 
  妳真的很傻耶。
  妳真的很傻耶。
  
  小朵的聲音不斷在我耳邊回盪著,久久揮之不去。後面那句傻裡傻氣的話,我忽略了,我只是一直細細回想著那一句「妳真的很傻耶」。
 
  我真的很傻?也許吧。也許,我真的很傻,又很笨……
 
  要不然,我怎麼會喜歡上余勁翔?
 
  要不然,我怎麼會在余勁翔拒絕我以後,還是願意等他回頭?
 
  要不然,我怎麼會在知道余勁翔有女朋友後,還是不願放手?
 
  我知道自己真的很笨,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放不了手,明白嗎?不過我自己清楚,我會慢慢放手的。因為現在我喜歡余勁翔已經不再那麼強烈了,似乎又淡了一些些……
 
  沈智謙。
 
  那沈智謙呢?他對我那麼好,我會不會喜歡上他?會不會?
 
  我不知道……腦袋亂烘烘的,我已經無法分清楚哪些是對的,哪些才是錯的了……
 
  我輕輕拍了拍腦袋,把余勁翔與沈智謙的身影拍出腦海。
 
  「晏,怎麼又呆掉了?」小朵皺著眉頭。
 
  「喔……沒有啦,妳剛才那句話,讓我突然想到一些事情。」我吐吐舌頭,雖然不怎麼可愛。
 
  小朵嘆口氣:「唉,妳也夠厲害的,隨便一句話也可以讓妳想那麼久,境界這麼高……我好怕妳有一天會發呆發到忘了回家。」
 
  唔,發呆發到忘了回家?
 
  「什麼鬼啦?」我嘟嘴,「我才沒有那麼厲害。」
 
  「嘻嘻嘻嘻。」小朵頑皮地笑了笑,笑得好可愛。
 
  忽然,小朵抓起我的手:「晏,我們去高一那裡看看好不好?」
 
  「高一?為什麼?」我愣了一下。
 
  「嘻嘻,當然是去看學弟啊。」小朵色咪咪地看著我。
 
  「我不要。」我無情地搖了搖頭。
 
  「好嘛……走啦。」小朵站了起來,也順便把我拎了起來。
 
  「妳還看呀!妳竹中的男朋友呢?難不成妳想要把他丟掉啊?」我往小朵頭上敲了一記。
 
  「當然不可能把他丟掉啊!我跟他好的很。唉呀,晏,反正、反正,看又不用錢,更何況我又沒有要幹嘛,只是看而已。欸,難道妳還不懂我的意思嗎?如果妳不排斥姊弟戀的話,我要替妳找對象耶!」小朵嘰哩呱啦講了一串。
 
  結果都是歪理。
 
  「什麼跟什麼啊……」我別過頭。
 
  「如果妳沒有對象的話,我就替妳找呀!如果有,就告訴我是誰吧。」小朵笑。
 
  「等我有了對象,一定第一個跟妳說。」我也笑。
 
  這樣,算不算是承諾?
 
  我不清楚,但是我明白,如果真的等到了我喜歡的人,我也一定會第一個跟小朵說的。
 
  一定,一定。
 
 
    ※  ※  ※
 
 
  開學日這一天,很早就放學了。
 
  我緩緩走到街角咖啡。碰碰運氣吧,不知道會不會遇到沈智謙。
 
  暖暖的咖啡香悄悄飄入鼻尖,然後溶化。我深深吸了一口氣,我想,我還是需要很多勇氣。
 
  輕輕推開了街角咖啡的玻璃門,拉起微笑。
 
  叮咚咚叮──
 
  叮、叮、咚、咚──
 
  清脆悅耳的風鈴聲傳入耳,配合著咖啡香與溫馨香……每當我推開玻璃門的那一瞬間,都是這樣的情景,我總覺得,那一瞬間,便是幸福了。
 
  叮叮咚咚咚叮──
 
  多麼令人心醉、多麼令人陶醉……
 
  「歡迎光臨。」
 
  「一位?」店員比著一的手勢,問著。
 
  我不假思索地點了點頭。
 
  走上二樓,靠窗的那個位置。
 
  「晏,妳怎麼來了?」沈智謙看到我,詫異地問。
 
  「今天開學,比較早下課。」我吐吐舌頭。「欸,從今天起,我真的就算是高二生囉!」
 
  「恭喜妳。」沈智謙很配合地說。
 
  我哈哈大笑,笑得很沒有形象。
 
  「看妳這麼開心,我也很高興。」沈智謙認真地看著我。
 
  「啊?」我收起笑容,不解地看著他。
 
  「妳現在心情很好吧?」
 
  「嘻嘻,還不錯呀!」我又笑。
 
  「嗯,所以我說,我看到妳心情這麼好,我也很高興。」沈智謙說,「有些事情,過了就算了,別忘了我曾經告訴過妳的那一句話。」說完,沈智謙拿出一張白色紙條,在上面寫了幾個文字。
 
  「話?哪一句話?是──」
 
  我話還沒說完,他遞了那張紙條,還有一朵黃色小花給我。
 
  「冬天會走,夏天會回來。」沈智謙笑。
 
  我看著紙條上的文字,有那麼一瞬間,淚水幾乎要奪眶而出。
 
  冬天會走,夏天會回來。
 
  「沈智謙,謝…謝…你……」我忍不住了,淚水不斷從眼眶中掉出來。
 
  模糊間,沈智謙遞了張面紙給我,「不用客氣……想哭就哭吧,只要妳可以忘了他,就哭吧。我的肩膀,永遠在這裡,知道嗎?」
 
  我接過面紙,點著頭,很用力、很用力地點著頭。
 
  「現在還很早,我帶妳去市區?要嗎?」沈智謙開口問。
 
  「嗯,好啊。」我擦乾淚水,微微笑了出來。
 
  「嗯,那走吧。」他迅速收拾,拎起東西、帳單,接著領著我走下樓去。
 
 
    ※  ※  ※
 
 
  「妳心情好多了嗎?」他打開機車的置物箱,然後把東西放進去。
 
  「我今天心情一直都不錯呀。」我傻笑。
 
  「是嗎?」他問。
 
  「是啊,我現在會慢慢淡忘他的,這次我不再食言了……謝謝你,沈智謙,真的很謝謝你……」說著說著,鼻頭又酸了一下。
 
  「晏,不要哭。」沈智謙邊拿安全帽給我,邊說。
 
  「我沒有哭。」我反駁,「我只是、我只是……很感動,真的……」
 
  沈智謙笑。
 
  「妳不需要跟我說謝謝。我只要妳記住『冬天會走,夏天會回來』,就夠了,明白嗎?」他疼惜地揉了揉我頭髮。
 
  我戴上安全帽,跨上他的機車,點點頭。
 
  冬天會走,夏天會回來。
 
  沈智謙,謝謝你。我不會再對余勁翔依依不捨了,我不會再等了,我發誓,這一次我是說真的了。
 
  「抓緊了。」沈智謙說,然後抓起我的手放在他的腰際上。
 
  他的手暖暖的,暖暖的。
 
  暖化了我冰冷的手,也莫名地暖化了我心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lly 的頭像
Chilly

I'm Chilly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