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夏末秋初,但天空依然艷陽高照。太陽依然一臉高傲地遠遠掛在天邊,發熱、發亮。很毒辣,毒辣地彷彿一口氣可以讓很多東西起火燃燒那樣。天氣依然是又悶又熱的,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我的手心好冰冷。
 
  或許,心冷,手也會冷。
 
  因為我會慢慢淡忘對余勁翔的感情,所以我的心也會冷,冷到沒有溫度可言。
 
  「在想什麼?」沈智謙從機車後照鏡看了看我。
 
  我甩甩頭,也順便把余勁翔拋到十萬八千里的雲霄外。
 
  不對,我不該心冷的,因為……我身邊還有很多人,有小朵、有同學、有沈智謙……。就算我跟余勁翔不可能往下一步發展,但我們還是可以繼續當好朋友的不是嗎?
 
  「沒事……」我開口,如是說。
 
  每一次想到余勁翔,就一定會聯想到沈智謙,莫名地、無原由地。
 
  沈智謙這個人,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形容……嗯,該怎麼說呢?我總覺得他似乎可以一眼就看穿我的心思,而我,卻永遠都不會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聰明的腦袋裡究竟裝了什麼東西我永遠也無法猜透。或許吧,或許他那樣才足以被稱為「正常」,或許真的如同他所說的:我太不會隱藏自己了,所有情緒都毫不保留的表現出來。
 
  有時候,我不得不承認,我真的很好奇他。在他那副膠框眼鏡下一眨一閃的雙眼究竟埋了多少的秘密?他究竟花了多少時間才學會隱藏自己情緒的?而他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他是一個很好的好人,像他條件這麼好的男孩,應該會有女朋友吧,可是為什麼不曾聽他提過他女朋友的事?
 
  這些問題……一直都是我想問他的,但,我還沒有足夠的勇氣。
 
  我想,我又必須再承認一項事實:當他剛才抓起我手的時候,那雙又大又溫暖的手的確融化了我冰冷的心,也順道撥弄了我僵化已久的心絃……不過我明瞭,我還不能喜歡他……因為畢竟,我一點也不了解他。包括他的過去。
 
  也許、也許等我完完全全放棄余勁翔,等我多了解沈智謙以後,很多事情都會變得複雜、很難說。我曾經看過九把刀先生的「等一個人咖啡」,女主角在開頭的部分曾說過一句話:「沒有一個人能在事情的一開始,就意會到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是什麼。至少我不能。」我很喜歡這一句話,而這句話現在套在我身上,大概最適合不過了。
 
 
 
  「晏,我帶妳去夾娃娃好不好?」沈智謙問。
 
  「啊?」我回神。
 
  「我帶妳去夾娃娃,要不要?」趁著停紅燈時,沈智謙把頭稍微轉過來。
 
  「夾娃娃?」我稍微思考了一下,「那又夾不到什麼娃娃……」我噘起嘴抱怨。
 
  我記得小時後,爸爸媽媽還沒有那麼忙的時候,偶爾會帶我去娃娃機夾娃娃,但是幾乎每次都空手而回。
 
  「妳一定不知道吧,我是夾娃娃達人咧。」沈智謙哈哈哈笑得好不得意。
 
  「真的嗎?那好啊,等一下我指定什麼,你就要夾給我喔。」我下了一張名為「任性」的戰帖。
 
  「也沒那麼厲害啦,不過我盡量啦。」
 
  綠燈了。
 
  沈智謙的機車又「咻──」的一聲,往市區方向前進。
 
 
    ※  ※  ※
 
 
  到了市區,我和沈智謙站在圓環附近的夾娃娃店門口,發愣了一下。
 
  「進去吧。」說完,沈智謙走進那間店。
 
  我也跟著他的腳步,走進店裡。
 
 
 
  「我要這隻!」我指著一隻笑得很欠打又很可愛的兔子。
 
  「喔,我試試看。」沈智謙投了一個十元硬幣。
 
  夾娃娃機啟動了。
 
  怪手夾垂直往下、往下,無情地往兔子身上一夾,可憐的兔子被怪手夾抓起,然後「咚」一聲,被丟入不明桶子中。
 
  「夾到了,給妳。」沈智謙把那隻兔娃娃遞給我。
 
  「哇,真不愧是達人耶!謝謝!」我興奮地說著。
 
  沈智謙聳聳肩,笑了笑。
 
  然後我又指定了三隻娃娃,一隻熊、兩隻貓,而那三隻都很剛好的落入我手中。
 
  「欸,你怎麼會這麼厲害啊?」或許是我見過的世面不夠多吧,這樣的身手,我就覺得很了不得了。
 
  「呃……以前……以前高中時期常玩。」沈智謙的眼神突然黯了下來。
 
  在他的眼裡,好似藏了些我所不能明白、或是所不能知道的秘密。第一次,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他把自己的情緒表露出來。也許,是他不小心表現出來了,又剛好被我撞見。可是我卻不小心忽略了。
 
  抑或是說,我很該死地忽略了。
 
  「唔,一個大男生跑來夾娃娃啊?好怪……」我愣。
 
  「當然不可能只有我自己一個人啊。還有……還有別人……」他支支吾吾的,好像想說什麼,卻又說不出來那樣。
 
  「喔,我知道了!女朋友喔?」我邊笑邊問。
 
  「晏。」我才一說完話,沈智謙馬上叫住我,他面無表情:「我們……再去別的地方,好不好?」
 
  我愣了一下,然後頷首。
 
  不知道為什麼,他的面無表情在我眼裡卻是悲傷的……當我提到「女朋友」三個字的時候,為什麼他要打斷我的話?他是不是在逃避什麼?他是不是有一段讓他覺得不堪回首的故事?他是不是也曾經受傷過?要不然,他怎麼會看起來很悲傷?
 
  我想,我曾經說過,他很神秘,他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我永遠都不會明白,而我,卻早已坦蕩蕩把最真實的自己毫不保留地表現出來。但是,我這一次,卻看見了他眼睛裡的神情,有種我所不能體會的情緒。那層神秘的薄膜似乎一點一滴從他身上脫落。
 
  也許只是我的錯覺,也許是真的。
 
  但是最後,我該死地、白目地,又再一次選擇忽略。
 
 
    ※  ※  ※
 
 
  跟在沈智謙後頭,我不知道他口中的「別的地方」,到底是哪裡。我跟著他的腳步,一直、一直跟著。他很沉默,異於往常的沉默。也許是因為我的白目吧,因此,我不敢有任何抱怨,只是跟著他,並且告訴我自己:「跟緊沈智謙的腳步吧,不然我會後悔的。」究竟會後悔什麼,我自己也說不上來,只是隱隱約約有這樣的想法。
 
  後來,沈智謙走進一間便利商店,拿了兩罐曼仕德的熱咖啡,然後到櫃檯結帳。
 
  「沈智謙,你剛才說的『別的地方』是哪啊?」我還是問了。
 
  沈智謙望了我一眼,但是他很沉默。
 
  「你怎麼了?欸,不要這樣不理我啦……」我無助地扯了扯他的衣角。
 
  第一次看見沈智謙這麼沉默;第一次看見他臉上出現悲傷。
 
  「沒什麼……我們去站前廣場,好嗎?」沈智謙邊說,邊收拾零錢、發票,邊走出便利商店。然後,他臉上的原有的悲傷又瞬間消失地無影無蹤。
 
  我不知道曾經在哪裡聽過,有人說,會看到別人的悲傷,是因為自己也是悲傷的。我看見了沈智謙的悲傷,那麼,我是不是也是悲傷的?或許是吧。但是這個問題我已經不想再去探討了,因為我說過,我會慢慢淡忘對余勁翔的感情的。
 
  當我回過神,我與沈智謙已經坐在站前廣場的階梯上。
 
  沈智謙遞了一罐曼仕德咖啡給我。雖然天氣略嫌悶熱,但是我仍然堅持熱咖啡,因為熱咖啡才能保有我獨愛的那種風味。
 
  我使勁拉了拉咖啡鋁罐上的拉頭,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開不起來。
 
  「我幫妳開吧。」沈智謙笑笑,然後抽走我銬在手心裡的熱咖啡。
 
  沈智謙的臉上,已經沒有悲傷,而是恢復了以往的神秘感。
 
  「謝謝。」我動動嘴角,咧出一個很傻氣的笑容。
 
  喀──
 
  咖啡香從鋁罐中不斷溢出,淡淡的熱煙緩緩冒出,染霧了沈智謙的膠框眼鏡。他把咖啡遞還給我,接著摘下眼鏡,收進背包。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他沒戴眼鏡的樣子。依然很有氣質、很斯文,還有蠻帥的。我想,我無法否認。但是摘下眼鏡後的他,剛才努力收拾起的悲傷似乎又不小心被我看見了。有雙悲傷的眼睛在那一眨一眨的,又少了一些神秘感。因此那雙眼,悲傷,卻又清澈。
 
  「欸,沈智謙,你……有沒有女朋友啊?」因為忽略了他對女朋友三個字的敏感,於是我又問了。
 
  沈智謙愣了一下。
 
  幾秒鐘後又回神。他深深吸了一口氣,像在壓抑自己。
  
  他勾起嘴角,露出一個很頑皮的笑容:「有。」
 
  「真的嗎?那你常帶我出來鬼混,你女朋友不會生氣嗎?」我愣。
 
  「跟妳開玩笑的啦,怎麼那麼好騙?」沈智謙笑。
 
  我疑惑地望著他。然後,看見他眼神中的悲傷正在蔓延。
 
  不久,沈智謙開口:「其實,我有的,不過那是以前……嗯,好久以前了……」他頓了頓,「妳放心吧,現在沒有了,所以,沒有人會生氣。」
 
  沈智謙無所謂地笑了笑,但是他的笑容,看在我眼裡,卻是悲傷的徹底。
 
  我愣愣地望著沈智謙,不說任何一句話。
 
  他一直都在壓抑自己的,對不對?
 
 
 
  沉默片刻以後,沈智謙忽然開口:「晏,如果我要說一段故事,妳會願意聽嗎?」
 
  我不假思索地點了點頭,「當然。」
 
  喀──
 
  沈智謙打開他的咖啡。淡淡的、淡淡的熱煙又再次在他身邊纏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lly 的頭像
Chilly

I'm Chilly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