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智謙啜了一口咖啡,轉過頭,然後開口:「她……叫做羅晏綺,中間那個『晏』與妳同字。」他又舉起咖啡,再喝一口,「很巧地,她也有著與妳相同的綽號,就是:『晏』。」
 
  我愣愣地望著沈智謙。
 
  這樣……算是巧合嗎?
 
  「晏,妳知道嗎?雖然妳和她的名字寫起來天差地別,但是唸起來真的很相像……所以,當我們第一次在咖啡店相遇,也就是我第一次知道妳的名字的時候,我真的有點愣到了。現在叫妳『晏』,我還是會不自覺地聯想到她,即使,事情過了那麼久還是一樣……」沈智謙勾著嘴角,勉強牽出一絲苦笑。
 
  我看見掛在他臉上的笑,是比哭還悲傷的。
 
  於是我伸手翻了翻書包,拿出一包面紙,遞給他。
 
  「給你。」我微笑,盡量讓自己看起來是愉悅的,希望「愉悅」能讓悲傷的氣氛柔和些。
 
  沈智謙不解地看著我。
 
  「其實你的眼神,還有你的口氣,早就已經透露了這是一個怎麼樣的故事。」我說。解釋得不像解釋。
 
  「那妳認為……這是一個怎麼樣的故事?」他問。
 
  「是悲劇。」我收起笑容,「對吧?」
 
  沈智謙低下頭,緊握著那包面紙。看起來不打算說任何一句話。
 
  「沈智謙!」不知道為什麼,忽然想大叫他的名字,或許是在害怕什麼;或許是想要證明什麼。
 
  他慢慢抬頭。也許是角度關係,陽光下的他,看起來眼眶紅紅的。
 
  我左手拍拍自己的右肩膀,「沈智謙,就像你說的,如果你有任何想哭的衝動,請不要客氣,我的肩膀可以借給你,我的肩膀會一直在這裡的!」
 
  「我知道,謝謝妳。」他說,然後慢慢笑了出來。
 
  我啜了口咖啡,也笑了笑。
 
  沈智謙也喝了一口咖啡,然後他要開始說故事:「那年,我們都還是個高中生……」
 
  整個故事的角度轉到沈智謙身上,開始一段,屬於他和她的故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lly 的頭像
Chilly

I'm Chilly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