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我們都還是個高中生。
 
  我和羅晏綺是國小同學。
 
  其實我從小學五年級與她同班開始就一直都是喜歡她的。或許我個性的問題吧,有喜歡的女生,從來不曾開口說過。憋在心裡,一憋就是兩年。常常在一旁默默看她幾眼、守候她……。畢業以後,從幾位同學口中得知,她搬家了,搬到台中去了,然後我們便沒有再連絡了。
 
  直到升上高中的新生訓練,我又見到了她。即使過了那麼久我依然認得出她,久違的她,變得更漂亮了。很幸運地,高一,我跟她被編在同一班。
 
  我還記得,新生訓練那一天,天氣變化無常,前一秒艷陽高照,下一秒竟然下起傾盆大雨。新生訓練結束以後,要回教室,班導有話要交代我們,但是我沒有帶傘,站在活動中心門口,思考該怎麼走回教室。新的班級,根本沒有認識的人,說要借傘,我想我也拉不下臉……就在我苦惱的時候,頭頂居然多出了一把撐開的傘,傘內的那個人,就是羅晏綺。
 
  呆呆對望了好一陣子,然後她動了動嘴角,扯出一個很甜美的笑容:「你……是沈智謙,對吧?」
 
  我點點頭,「妳是羅晏綺?」
 
  她又笑了,笑地很靦腆、很嬌羞。
 
  「沒想到你還記得我,我以為……國小畢業以後,大家都會把我忘了。」她說,「好久不見了……」
 
  「是啊,好久不見,在台中過得還好嗎?」我笑。
 
  其實那時候,我多麼想告訴她:不會的,我不會忘記她的。
 
  「嗯,還算不錯。」她聳聳肩,笑了笑,「欸,你沒帶傘對不對?那你跟我一起撐好了。」
 
  我走進那把傘裡。然後我們開始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國小的回憶。沒有尷尬,我很喜歡那種感覺,好似我可以永遠這樣守護她,永遠與她這樣下去。
 
 
    ※  ※  ※
 
 
  經過半年的相處之後,我更加確定她是個不只長得漂亮,且個性又好的好女孩。不僅僅是如此,我也可以更加地確定,我是真的喜歡她的。然後,高一下學期初,某一日,我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把一切經過告訴我的兩位死黨。
 
  「靠,你真的很膽小欸。馬的你到底是不是男的啊?」阿凱邊笑邊罵髒話邊瞥了我一眼。
 
  「喜歡就說嘛,有什麼好害羞的?」阿碩冷然。
 
  「如果我有那個勇氣,我早就說了。」我苦著一張臉。
 
  「說真的,羅晏綺是我們班最正的女生欸,現在還沒有男朋友,好像有點詭異。」阿碩正經八百地分析著。
 
  「詭異?為什麼會詭異?」我問。
 
  「阿碩,你的意思是她是同性戀喔?」阿凱張大眼睛,驚訝地說。
 
  「屁咧,怎麼可能!我跟她國小同學,我怎麼可能不知道?」該死的阿凱,誤會了羅晏綺,就等於誤會了我。
 
  「當然不是同性戀啊,我的意思是說:『說不定她有喜歡的人了』。」阿碩邊說邊巴了一下阿凱的頭。
 
  「喔喔,有可能喔,欸,小謙謙,喜歡就趕快追啊!再不追就會被別人追走了……」阿凱邊笑邊在我肩上拍了一掌。
 
  我苦笑。我也想追啊……
 
  「謙,要不要說?」阿碩望了我一眼。
 
  「是啊,謙,你不打算告訴她嗎?」平日風流、嘻嘻哈哈的阿凱也開始正經了起來。
 
  我躊躇了好一會兒。
 
  「我──」我開口,卻被阿碩打斷。
 
  「說?或不說?一個答案。」阿碩的表情很嚴肅。
 
  望著他們,這兩位死黨,那一刻五味雜陳。說?不說?如果不說,也許,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開口:「我說。」
 
  一陣歡呼聲蓋過我複雜沒把握的心情。
 
  後來他們挑了個良辰吉日,逼我向羅晏綺告白。
 
  「我喜歡妳。」我說了。羞到不能再羞了,但我還是說了。
 
  然後,很順利地,我和羅晏綺在一起了。我不知道當初阿碩分析出她喜歡的那個人究竟是不是我……但是我也管不了那麼多,只是告訴自己,一定要好好把握跟她在一起的那段時光。
 
  五年的等待,不長不短。然而終究還是給我等到了。
 
  如果要問我有多喜歡羅晏綺,我想,我一定會毫不猶豫地告訴大家,我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她……是奮不顧身的那種。
 
  「我不懂,你已經喜歡我那麼久了,為什麼一直不告訴我?」有一次,她這樣問我。
 
  我笑了笑,聳聳肩。
 
  「笨蛋,你一定不知道吧?其實我也一直都在等你。」她害羞地笑了,不只是害羞,也很甜蜜,像糖一樣,甜滋滋的。
 
  真的有那麼一瞬,彷彿有顆世界上最甜蜜的糖在我心中,化了開來,是甜的、是蜜的,卻又帶點微酸。每當我看見她那甜甜的笑容,就覺得彷彿全世界都是美好的那樣。即使心情再怎麼差,只要看見她的笑容,就覺得好滿足,連心頭都是暖的。
 
  她喜歡夾娃娃,有好幾次的放學,我與她一起到娃娃店夾娃娃。
 
  「我喜歡那隻!」
  「我喜歡這隻!」
  「謙,快點,夾給我。」
 
  她總是淘氣地在我旁邊撒撒嬌,告訴我她喜歡哪一隻娃娃,要我夾給她。然後,久而久之,我夾娃娃的功力就這樣被她訓練起來了。
 
  我與她在一起的日子真的並不長,相較之下,等待,或許是佔了大部分。

  高二,我們被分往不同的班級,她與我兩位死黨同班,而我卻是自己一個人。但是在高二上學期,我們依然像化不開的糖那樣,每天甜甜蜜蜜一起放學走回家,或者去鬧區夾娃娃。
 
  然而,那顆甜滋滋鑲在心頭上的糖,總有一天也是會化為烏有的。
 
  到了高二下學期,即將升上高三的時候,她開始躲避我。一開始我並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我以為是我做錯事惹她不開心,但我越想越覺得不對勁,於是我決定要問個清楚。
 
  「晏,妳怎麼了?」我抓著她,想問個明白。
 
  「我沒有怎麼了。」她說,表情很不耐煩。
 
  「為什麼要對我閃閃躲躲?」我問。
 
  「沒有啊,沈智謙,你不要想太多……」她看著我,但眼神飄來飄去,像個做錯事的小孩。
 
  我看著她。良久,我又再問一次:「為什麼要對我閃閃躲躲?」
 
  她沉默。
 
  「為什麼?」我問。
 
  「……」她仍舊沉默。
 
  「我是不是做錯了什麼事惹妳生氣?」我抓著羅晏綺的手臂,「是不是?妳怎麼不說話?為什麼要對我閃閃躲躲?」我幾乎要失去理智了,說了一大長串,因為我好擔心,好擔心羅晏綺會永遠這樣躲著我。
 
  「對不起……」她哭了,眼淚啪答啪答地往下掉,樣子好不悽慘。
 
  我不解。而心裡隱約有種不祥預感,我一直告訴自己:不可以、不可以……
 
  「對不起……對不起!」她歇斯底里地喊著。
 
  「對不起?」我問。
 
  「沈智謙,對不起,我們分手吧……」她說。
 
  我們分手吧……
 
  果然--不詳預感,成真了……
 
  「為什麼?至少讓我知道為什麼妳要跟我分手?」沒有淚水,但是心是破碎的。
 
  「晏,妳肚子餓不餓?我們去福利──」
 
  不屬於我、更不屬於晏的聲音此時出現──是阿碩。
 
  我和羅晏綺一致回頭。
 
  「阿碩?」我詫異。
 
  「謙?」阿碩也詫異。
 
  在那個時間點上,我與阿碩幾乎是同時開口的。羅晏綺則是愣住了。
 
  過不久,她回神:「因為……因為我喜歡上阿碩了。對不起。」說完,羅晏綺狼狽地抹了抹淚水,頭也不回地跑往阿碩的方向。
 
  「謙,對不起……我本來打算告訴你的,其實,我很早以前就喜歡晏了。對不起……」阿碩說,滿臉歉意。
 
  我愣住。
 
  「謙,希望你原諒我們。」阿碩說。
 
  忽然,我忿然把我手上羅晏綺曾送給我的手鏈往地上丟,這個舉動連我自己也嚇了一跳,然後指著阿碩的鼻子:「蔡惟碩!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告訴你,有些事情不是說『對不起』就有用的!」我很用力地吸了一口氣,「我以為,我們是好朋友……」
 
  那一瞬,好似有一股氣壓在胸口,令我無法呼吸。好難過,好像快窒息了那樣……
 
  「謙,我們是好朋友……只要你說你肯原諒我們,我們……我們永遠都會是好朋友……」阿碩低下頭。
 
  「我做不到,我沒有辦法……我沒有辦法原諒你們……」我心灰意冷地搖搖頭,然後痛心地伸手往自己臉上抹了抹,「走吧,你們走吧……」
 
  阿碩掀了掀唇,又倏地合了起來,欲言又止。最後,他與羅晏綺轉了身,邁開步伐,離我遠去。我也轉了身,經過時,刻意往那條手鏈踩了下去,踩碎了我一直努力維持的友情、愛情。
 
 
  在那之後,我們便沒有再說任何一句話了。
 
 
    ※  ※  ※
 
 
  「故事說完了,很爛,對吧?」沈智謙苦笑了出來。
 
  我沉默,把剩下的最後一口咖啡喝完。說真的,此時此刻的我,不知道能說些什麼。
 
  「結局就像電視上常演的肥皂戲碼,好朋友搶走自己的女朋友。」沈智謙臉上依舊掛著苦笑。
 
  「沈智謙……」
 
  「我沒事了,過這麼久了,我已經釋懷了。」他笑得一點輕鬆,然而卻又帶點悲傷。
 
  也許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就是這麼薄弱,這麼不堪一擊……沈智謙都走過來了,為什麼我不行?余勁翔……真的,我真的應該學習釋懷了。
 
  我從書包拿出一張小張的白紙,還有一支筆,在紙上寫了幾個字以後,遞給沈智謙。
 
  「晏?」他很驚訝。
 
  「冬天會走,夏天會回來。」我說,「沈智謙,這句話是你告訴我的,現在,換我告訴你了。」
 
  「晏,謝謝妳,我沒事的。」他給了我一個很安心的笑容。
 
  我也笑了。
 
  「『冬天會走,夏天會回來』,這句話,我再一次把它送給妳。加油,就如我所說的,如果妳有任何想哭的衝動,我的肩膀永遠都可以借妳靠的!」他說,然後又緩緩笑了出來。
 
  我點點頭,點得好用力,也慢慢笑了。
 
  陽光熠熠灑下,灑遍了站前廣場的階梯、廣場、攤販、草木,也灑在我們身上……
 
  冬天會走,夏天會回來。
 
  而這一次,我清楚知道,那個夏天,確實離我不遠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lly 的頭像
Chilly

I'm Chilly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