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後,不知不覺中好幾個星期過去了。
 
  我還是會去街角咖啡的,但是因為隨著小考數量的增加與段考的逼近,次數明顯少了許多。
 
  在這段期間,即使我一再地告訴自己,我要完全放棄余勁翔;即使,我信誓旦旦地向沈智謙保證,我不再執著了,而是等待我的「夏天」出現。但我還是很掙扎、很放不下。沈智謙啊,這個人,我想我誇他絕對不只那麼一次了吧。他真的是一個很好很好的男孩子,很細心、觀察力敏銳、很體貼……嗯,我就算說三天三夜也說不完吧。
 
  不如這樣吧,來說說實際情形:我再三向他保證,我一定會放棄余勁翔,可是我依然無法釋懷。即使我表面很努力裝出「不在乎」的樣子,但還是被聰明的他給看穿了。
 
  我記得有一次在街角咖啡遇到他時,他這樣說。
 
  「不用勉強自己裝出一副『不在乎』的樣子啦。」他往我頭上輕輕敲了一記,皺著眉頭,「這樣很累,不是嗎?」
 
  我當時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聳聳肩,隨即丟給他一個很無奈又很傻的微笑。
 
  「我是真的希望妳趕快釋懷的,真的……」他看著我,若有所思地說著:「但是也用不著那麼勉強啊。加油吧,我會一直默默幫妳的,也不要忘了,我的肩膀隨時都可以借妳靠!」他用他獨有的笑容笑了笑。那是一種很獨特、很溫暖、很有屬於他特殊氣息的笑容。
 
  「謝謝。」我笑。沒有想哭,只有感激。
 
  「謝什麼啊!笨蛋……」他推了推我額頭。
 
  謝什麼啊!笨蛋……
 
  笨蛋……
 
  是啊……我是笨蛋。
 
  偶爾回想起這段對話,「笨蛋」這兩個字用在男女之間似乎略嫌曖昧了點。我和沈智謙之間居然存在著若有若無的曖昧?好怪的感覺……不排斥,但感覺很怪異,不過又有點甜……曖昧有苦有甜啊!
 
  甜?
 
  我被自己的分析嚇了一跳。隨即搖搖頭,替自己的胡思亂想喊「卡」。
 
  喔,我還沒有說完吧。就因為沈智謙一眼看穿我的掙扎,因此每當我與沈智謙在街角咖啡相遇了,他總會遞上一張上面寫有「冬天會走,夏天會回來」的白色紙條給我,還有送我一朵黃色小花。
 
  很感動。
 
  所以我才告訴自己,一定要盡快放棄余勁翔……因此,把沈智謙給我的每一張紙條貼在日記本上。
 
  就這樣了……
 
 
 
  然後,在全班大喊著:「解脫了!」與一陣歡呼聲之下,第一次段考結束了。
 
  我獨自在座位上收拾書包,邊想等等要去哪裡,要不要去街角咖啡找沈智謙?
 
  「晏!」
 
  我抬頭,看見小朵正慢慢走向我。
 
  「晏,妳等等有要去哪裡嗎?」小朵偏著頭問。
 
  「不知道耶。」我聳肩,「應該……沒有吧。怎麼了嗎?」
 
  「喔……」小朵稍微思考了一下,「我們一起去……逛逛啊,或是看看電影,好不好?」
 
  「當然好啊。」我笑了笑。
 
  一個熟悉的人影從我眼前經過,走出教室,與學妹說話──是余勁翔。
 
  我發現,看著他們兩個人的身影,似乎已經不排斥了。我想,或許我接受了、釋懷了。總是這樣,突然地、一瞬間地。
 
  於是,我決定我要說個明白,在我的「好哥們」還沒有完全離我遠去之前。
 
  「晏,妳還好吧?怎麼突然發呆了?」小朵搖了搖我。
 
  我回神,「呃,沒有、沒有……」頓了頓,「小朵小朵,我先跟余勁翔說一下話,等我。」
 
  小朵點頭。
 
  然後我邁開步伐,走到教室門口,大大吸了一口氣,我需要一些勇氣。
 
  「余勁翔。」我說。
 
  余勁翔與學妹同時回頭。
 
  「晏?」
 
  「學姊。」學妹乖順地點點頭、喊了我一聲。
 
  我拉起難得的微笑,也點點頭。又轉頭看著余勁翔,「余勁翔,我有話想跟你說清楚,可以借一步嗎?」我給了他一個笑容,那是發自內心,最真摯的笑。
 
  「可是──」他看了看身邊的學妹。
 
  我微笑,「學妹,妳好,我叫蘇晏晴。嗯,妳放心啦,我跟余勁翔當了好幾年的同學,又是鄰居,我絕對不會對他有興趣的。」說完,我瞥了余勁翔一眼。
 
  這句話很白痴、很詭異,但是我已經釋懷了,就必須澄清那些容易被誤會的事。聽完那些話,余勁翔傻笑,學妹也笑了。
 
  「晏晴學姊,妳可以叫我小寧。」小寧學妹說。
 
  我點點頭,笑了笑。
 
  「余勁翔,可以借一步說話嗎?」我說。
 
  余勁翔愣了一下,之後點點頭,「小寧,等我一下。」
 
  然後他跟著我的腳步,來到中庭,坐在石階上。
 
  「余勁翔,我們……還是不是朋友?」我問。
 
  他愣住。
 
  我吸了一口氣,「我已經……放棄了。對不起,這段日子給你添麻煩了。就像你說的,我們還是好朋友、好哥們的對不對?」
 
  「對不起……晏,那些都是我給不起妳的。」他愧疚地說。
 
  我趕忙搖搖頭:「別這麼說。我說了,我們是好朋友,一直都是……好朋友之間,不應該沒事就說什麼『對不起』的。更何況,你從來就沒有對不起我。」
 
  他低下頭盯著地上,沉默著。
 
  「嗯,我要說的,就這些了……」我聳肩,然後伸出一隻手,「總之,很高興我們合好。」我努力擠出一個笑容。
 
  他緩緩伸手,與我握手,「我也是。希望妳能快樂……」他笑了笑。
 
  希望妳能快樂……
 
  這一句話,對我而言,很令人感動,真的。有那麼一瞬間,我的鼻子與心檸檬化了,幾乎要感動到流下淚來。而最後,我還是忍住了。 
 
  希望妳能快樂……
  會的、我會的。
 
  吸了吸鼻子、壓了壓眼角,我點頭如搗蒜,「會的、我會的。你也是。」
 
  余勁翔點點頭,然後緩緩地笑了,「我也會的。」
 
  我站了起來,故作瀟灑地揮揮手,「那……我先走了,小朵在等我呢。」說完,我頭也不回地往教室方向走去。
  
 
    ※  ※  ※
 
 
  與小朵一同走到街角咖啡那兒的公車站牌等公車。
 
  滿溢的咖啡香,一陣又一陣地飄入鼻尖。好久,沒有這樣的感受。然後一個不小心,又掉進咖啡香之中,久久無法自我……
 
  沈智謙,我放棄了余勁翔了,我放手了。我一定要告訴他。
 
  對,我一定要告訴他。
 
  「小朵,可不可以先在這裡等我一下?我上去找個朋友,馬上下來。」
 
  「晏,今天很忙吼?」小朵笑,「好啦,快去吧。」
 
  我點點頭,推開街角咖啡的玻璃門,走入那陣咖啡香裡。
 
  叮咚咚叮咚──
 
  翻揚飛舞的風鈴譜出一曲高歌,彷彿是在為我的釋懷而唱的。
 
  拉起笑容,我走到二樓。
 
  「沈智謙。」我拍了拍他的肩。
 
  他轉頭,「晏?怎麼來了?」
 
  「今天段考。」我說,然後突然扯住他,「對了,我有一個好消息!」我興奮地說著。
 
  「什麼好消息?」他問。
 
  「我放棄余勁翔了,我釋懷了。我今天已經找他說清楚了,我跟他……還是朋友。」我笑了笑。
 
  「真的啊?」沈智謙一副無法置信的樣子,「晏,恭喜妳。」
 
  然後沈智謙轉過身。幾秒鐘以後,他遞給了我一朵黃色小花,以及一張紙條,上面寫著一行文字。
 
  冬天會走,夏天會回來。
 
  我再次抬頭看著他。
  都要謝謝你,沈智謙。
  
  此時,微風輕輕揭開窗簾,陽光悄悄落在我倆之間。
  陽光溶化了淚水,淚水滋潤了雙眼。
  他笑了,我也笑了。
 
  冬天會走,夏天會回來。
  我的冬天走了,走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lly 的頭像
Chilly

I'm Chilly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