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天又過去了,又恢復了正常的生活。

  然後進入夏末。

  有時候,總覺得好像一切,都回到當初還沒有喜歡上余勁翔的時候。
  
  「晏,妳今天會留晚自習嗎?」某節下課,余勁翔借坐我前面同學的位置,這樣問我。
 
  「會啊,我每天都會留,但是不一定是留學校的,有時候會去咖啡店。」我邊說,邊抄著上節課留在黑板上的歷史筆記。
 
  我很喜歡這種感覺,相處模式只是朋友那樣自然的感覺。
 
  如果當初我沒有喜歡上余勁翔,是不是所有事情都會變得不一樣?我是不是就可以一直與他這樣自然地相處下去?我是不是就不會去注意那間咖啡館?我是不是就不會遇見沈智謙?
 
  腦袋轉啊轉的,又莫名地轉到沈智謙那裡去。
 
  好怪異……
 
  現在說這些,也只是多餘的,對吧?
 
  於是,我甩甩腦袋,把沈智謙的身影甩出去。
 
  「喔。」余勁翔若有所思。
 
  「怎麼了嗎?為什麼要這麼問?」我闔上歷史課本。
 
  「喔……」他看著我,搖搖頭,「沒有啊,我想說…如果妳沒有要留的話,看妳要不要跟我一起撘公車回市區。既然妳要留,那我就自己搭囉!嗯,就這樣,我去福利社了。」他起了身,與他的哥們去福利社報到了。
 
  希望妳能快樂……
 
  會的,我會快樂的。
 
  而我也相信,那個「夏天」,一定會出現的。
 
 
    ※  ※  ※
 
 
  放學時刻,我到晚自習教室放書包。
 
  因為今天留晚自習的人很少,我繞來繞去的,又繞到了校門口。
 
  還是去街角咖啡那裡吧。我這麼告訴自己。
 
  下午5:15的街角傳來一陣陣濃郁且令人心動、陶醉的咖啡香,毫不留情地竄入我鼻尖。我沉浸在那每一分每一秒都撥動著我心絃的香氣中,宛若染上毒癮那般。
 
  下午5:20,我推開了街角咖啡館的玻璃門。
 
  悅耳的風鈴聲,以及親切的招呼聲立即傳入我耳。
 
  「歡迎光臨,請問幾位?」店員問。
 
  「沒有,朋友在等我。」尷尬地笑了笑,搖搖手,握緊書包背帶,然後頭也不回地上了二樓。
 
  「沈智謙,你……最近過得好嗎?」
 
  一個女孩的聲音,在我看見她的身影之前,傳入耳。
 
  於是,我駐足在樓梯間,想聽聽他們之間的對話。
 
  「還算可以,這陣子我認識了一個女孩,她也叫做晏,她是個好女孩。」是沈智謙的聲音,「妳呢?蔡惟碩呢?過得怎麼樣?」
 
  她也叫做晏……
 
  晏?
 
  蔡惟碩?
 
  那個女孩,是沈智謙以前的女朋友嗎?她為什麼要回來找沈智謙?她不是跟那個阿碩在一起了嗎?為什麼還要回來找沈智謙?
 
  一串一串的問號,在我心中激起了漣漪。
 
  我很激動,但只限於在心裡。
 
  我也說不清我為什麼要如此激動,或許只是純粹替沈智謙感到不平吧。
 
  「謙,我想,我必須跟你說實話,不好,我過得並不好。我們……分手了,後來,我才發現,其實我喜歡的人還是你的。謙,請你……原諒我、原諒我好不好?」
 
  說著說著,她好像哽咽了。
 
  「對不起,我辦不到。」
 
  「你剛才說的那個女孩,是不是你的女朋友?」
 
  「不是。但就算是,又怎麼樣?羅晏綺,我真的沒有辦法接受妳,尤其是你們當年留給我一個偌大的傷口……」
 
  「謙──」
 
  「對不起,我真的辦不到。」
 
  「謙──」
 
  「如果沒事的話,我想看書了。」
 
  然後,我提起勇氣,踏上二樓的地面,我出現了。
 
  看見那女孩梨花帶淚的,站了起來,然後與我擦身而過,消失在樓梯的盡頭。
 
  我深深吸了一口氣,走向前,站在沈智謙的桌前。
 
  「沈智謙……」我說。
 
  「喔,晏,妳來啦,我以為妳今天不會來了欸。」他笑。然後替我跟服務生點了杯我最愛的拿鐵。
 
  其實我知道他盡量壓抑住的情緒,那個笑容,是硬擠出來的那般牽強。我想,此時的他,心情應該很複雜吧。
 
  「嗯,你今天還好嗎?」我拉開椅子坐下,小心翼翼地問。
 
  「我?」沈智謙愣了一下,「怎麼忽然這麼問?」
 
  「因為……」我打開書包,拿出課本、筆記本、筆,「因為、因為,我剛才看到那個女生……」
 
  沈智謙沉默。
 
  「而且我有聽到你們的對話……嗯,我是不小心的,對不起。」
 
  「沒關係。」他笑了笑,「我現在很好。」
 
  「真的?」我問。
 
  「真的。」他說,然後無所謂地笑了笑。
 
  「你剛才說……我是一個好女孩?」我笑,是竊笑。
 
  「呃,那段妳也有聽到啊。」沈智謙愣,「嗯,是啊,妳是好女孩,雖然傻傻的。」
 
  「傻傻的?」我不解,「很多人都這樣說我耶,可是我不覺得我傻啊!」
 
  「妳傻傻的,很沒有心機,就像我形容妳的那樣,妳很像一個公主,很不會隱藏自己,情緒全寫在臉上,而且妳看起來很柔弱……」他看著我,解釋著。
 
  我傻笑。

  「看書吧,再不看就要天亮了。」他用筆點了點我晾在桌上的課本。
 
 
 
  八點整。

  眼睛很痠,我休息了一下,邊啜著拿鐵,邊看著窗外的景色。
 
  從咖啡館二樓的窗戶看出去,可以看見光復路二段車水馬龍的景象、清大門口附近的天橋,還有對面清華大學的圍牆。
 
  我痴呆地望著窗外,嘀咕著:「沈智謙,我問你喔,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然後我回頭。
 
  「什麼?」他把原本放在書本上的目光投向我。
 
  我吸了一口氣,需要勇氣,「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沈智謙沉默。
 
  「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
 
  「因為,我說過,妳是好女孩,而且我希望妳能走出悲傷;我希望妳能快樂……」他思考了一下,「還有,晏,我們應該算是朋友吧。」他笑了笑。
 
  朋友。
 
  那是一條界線。就像當初余勁翔在我倆之間畫出的那一條界線一樣。
 
  咚──
 
  好大一聲震盪,在心中出現。
 
  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會在聽到那句話以後重重摔了一下……
 
  我不知道為什麼,居然有點難過……
 
  「晏,怎麼不說話?在想什麼?」沈智謙問。
 
  「當然算啊,我們是朋友。」我笑。刻意忽略那種隱約難過的感覺。
 
  他丟給我一枚笑容。那是一種靦腆、羞澀,卻又擁有屬於他自己特殊風格的笑容。看了很令人心安的笑容。我看著他的笑,頓時也把那些思緒忘卻。我想,我真的很喜歡看見他的笑容。
 
  真的。
 
 
 
  然後我發現,在余勁翔離去我的心房之後,那個夏天、那個人,卻已悄悄走了進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lly 的頭像
Chilly

I'm Chilly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