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個下著雨的日子。
 
  夏天離去了,隨之而來的,是秋天。
 
  大地開始換上紅色的衣裳。但是說也奇怪,台灣的秋初與夏天沒什麼兩樣,艷陽高照,熱的嚇死人。
 
  不過還好那一天,是進入秋天以後的下雨的日子。
 
  恰巧為炎熱的天氣添了幾分涼意。
 
 
 
  「下雨了啊……」放學時刻,我駐足在川堂,望著那一片灰濛濛的天空。
 
  「是啊。」小朵拿著一本小說,慢慢晃到我旁邊。
 
  這是我發現街角咖啡以來;認識沈智謙以來,第一次遇到下雨的日子。
 
  感覺很特別……
 
  但是一點也不浪漫啊,因為我討厭雨天,討厭下雨,下雨總讓人惹得一身溼。
 
  「晏妳有帶雨傘嗎?」小朵轉頭問。
 
  「唔,沒有耶。」我愣了一下,然後回神,「啊,怎麼辦啦,我沒有帶傘!怎麼辦、怎麼辦啦!」
 
  雨水嘩啦啦的一直下,看樣子,這雨要下到七、八點才會停吧。
 
  「這場雨……應、應該快停了吧。」我知道,小朵是想要安慰我。
 
  「怎麼可能啊,我覺得……應該會下到七、八點吧。」但是該死的我,決定不領情。
 
  然後,雨勢逐漸變小。
 
  然後,雨停了。
 
  「欸,晏,妳看吧、妳看吧,雨停了欸。」小朵得意地揚著眉。
 
  唔,有沒有這麼戲劇化呀?
 
  「趁沒什麼雨的時候,趕快回家吧。」她推了推我。
 
  和小朵道別以後,我加快速度,趕到街角咖啡。
 
  5:28,今天晚了許多。但是在我走到街角咖啡門口之前,我看見了沈智謙,與一個我從未見過的女孩站在店門口,共同撐著一把雨傘。
 
  那是誰?
 
  遠遠地,駐足在某間店面的騎樓下,這樣問自己。
 
  是不是他最近交的女朋友?
  是不是?…
 
  又開始下雨了。嘩啦啦地打著節奏,如同我思緒那樣混亂。
 
  咚──
 
  好大一聲震盪。
 
  很悽慘,心重重地跌了一跤,正發出淒厲地震盪聲呢。
 
  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心又跌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我很在意;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好悶;不知道為什麼,好無力;不知道為什麼,心裡跟那層烏雲一樣沉重。
  
  「那是他女朋友吧。」我這樣告訴自己。
 
  這已經是最壞最糟的猜測了,應該不會比這更糟的吧。
 
  「不對、不對,我到底在想什麼啊,我跟沈智謙只是朋友,對,我們只是朋友……」搖搖頭,笑自己胡思亂想,笑自己傻。
 
  提起勇氣,我走了過去。
 
  「……嗨!」我尷尬地微微招手,硬扯出一個笑容。
 
  「晏,今天比較晚喔。」沈智謙笑。
 
  「是啊,因為下雨嘛,我以為今天不會下雨,所以就沒帶傘……」不太自在地聳聳肩,然後偷偷瞄了那女孩一眼。
 
  「晏,她是我同學,雨天。」沈智謙指著那個女孩。
 
  「雨天?」我不解。什麼跟什麼啊……
 
  正當我蹙眉,思考著「雨天」是她的名字還是其他什麼鬼的,那女孩開口了。
 
  「『雨天』是我的名字唷,不過那算是我的綽號啦。嗯,因為我喜歡雨天。」她笑,笑容清新,是屬於氣質型美女,「請問妳是?」
 
  不等我開口,沈智謙說:「她就是我剛才跟妳說過的,晏。」
 
  沈智謙把一切關於我們的事情都告訴這位「雨天」了,是不是就代表他們之間的關係很親密?很不尋常?
 
  胸口悶悶的,有點想哭……
 
  「晏,妳還好嗎?看起來氣色不太好欸……是不是生病了?」沈智謙擔心地搖著我。
 
  我抬頭看了他一下,那一瞬間,淚水差一點就掉下來了。
 
  「沒事、沒事……」我搖頭,接著轉過身,指著街角咖啡的玻璃門,「你們……不進去嗎?那、那我先進去囉。」
 
  望了他們倆個人一眼,這畫面只會讓我想逃跑。因為太怪異、太登對……看著他們倆站在一起的畫面,只會讓我覺得自慚形穢。我是一顆電燈泡,而且是飛利浦的,加上超強電力,超亮的,亮到刺眼……都不會熄燈的那種唷。
  
  我自嘲著。
 
  說不盡的心酸。很酸很酸……真的。
 
  打開街角咖啡的玻璃門,「叮叮咚咚」風鈴翻舞飛揚,譜出動人的曲子;一股濃郁飽滿的咖啡香竄入鼻尖,好香好香,但是,對我而言,這一刻並不幸福,更無法發自內心的綻放微笑。
 
  取而代之的,是流都流不完的淚水。
 
  淚水染上了咖啡香,好鹹、好苦澀……
 
  那是黑咖啡加鹽,不加糖、不加奶精的滋味。
 
 
    ※  ※  ※
 
  
  上了二樓,靠近窗戶邊的那個位置。
  
  我一邊啜著熱拿鐵,一邊失神地望著窗外。
 
  滴、滴、答、答──
 
  蘇晏晴,妳到底在悶什麼?生氣嗎?妳是不是在吃醋,吃那個雨天的醋?妳這個笨蛋,不是說跟沈智謙只是朋友嗎?為什麼要莫名其妙生氣?
 
  對,我是吃醋,吃雨天的醋。但是又不願去承認某些事實。
 
  那麼,就這樣放著吧,無所謂、無所謂……反正我說過,我是一顆電燈泡,亮到刺眼又礙眼的那種喔。
 
  「晏,妳今天怪怪的。」沈智謙出現在我桌旁,卻不見雨天的身影。
 
  「我?」我轉頭,「沒有吧,我很好呀。」
 
  「晏,妳在勉強自己,我看的出來。」沈智謙的表情很認真。
 
  「剛才那個女生呢?」我連忙轉移話題。
 
  「她等一下會來……」他說,「晏,妳還好吧?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然後把東西放在另一張四人坐的桌子上。
 
  我看著沈智謙,他認真的表情,認真到讓我很想捉住他,大哭一場。就像他說過的,如果我想哭,他的肩膀可以借給我靠。我想啊,真的。我很想靠在他肩上,好好哭一場……但是我不行。不被允許。
 
  他是雨天的呀,要是被雨天看見了,怎麼辦?
 
  「妳要不要來我們這桌?我們三個人,坐四人坐的位置比較剛好。」
 
  沈智謙說的是「我們」、是「我們」喔,代表他們有多麼親密。
 
  「喔,嗯……」我回應。但沒有任何行動。
 
  「晏……」沈智謙一臉擔心。然後很貼心地替我把桌上的東西搬過去,搬到他位置的旁邊。
 
  無奈他的貼心,我只好跟著過去了。坐在他的旁邊。
 
  「哈哈,沈智謙我回來了!」雨天出現在我們眼前,笑得好燦爛,像一朵玫瑰花。「小晏也在啊。」她拉開椅子。
 
  我點了點頭,卻不想給她一個笑容。
 
  然後他們倆開始一搭一唱地討論起作業。我說過,我討厭這種畫面,只會讓我更覺得自己是顆電燈泡;只會讓我更覺得自己很多餘。
 
  沈智謙是笨蛋。
 
  你不是很聰明嗎?不是一直很懂我的嗎?為什麼,現在卻不明白我在想些什麼?
 
  笨蛋,大笨蛋!
 
  於是我邊收拾著東西,邊說:「我、我……我想回去學校參加晚自習……」拎起書包,頭也不回地往一樓奔去。
 
  我沒有怎麼了,只是眼眶很重、很想哭。
 
  「沈智謙,我討厭你,我討厭你們。」我默念著。
 
  跑著跑著,來到了校門口。
 
  雨很大,像是幸災樂禍那樣毫不客氣地打在我身上。痛……卻不比心頭上的傷口還疼。站在這場大雨中,好像快要窒息了……
 
  不知道自己怎麼了,我在氣誰?在吃誰的醋?
  
  雨水、淚水落下,模糊了雙眼。
 
  我無力地癱坐在學校側門旁的老人公園的仰臥起坐器材上。
 
  沒什麼嘛,只是因為酸酸的雨水跑進眼睛裡,眼眶才會痛到掉眼淚的唷。
 
  我這樣安慰自己,然後忍不住傻笑了出來。
 
  「晏!」模糊中,我彷彿看見沈智謙撐著把傘,朝我走來。「為什麼要淋雨?」然後頭頂上多了一把撐開的傘替我擋雨。
 
  我別過頭,不想讓他看見自己狼狽的樣子。
 
  「為什麼要淋雨?」他問,口氣十分不友善。
 
  把臉埋進手心,只想哭一場,就像這場大雨一樣啊,下完了就沒有了。
 
  沈智謙扯了我一下,硬是把我扳向他,「晏,為什麼要淋雨?」
 
  我看清楚了,他的表情好認真,認真到令人不寒而慄的程度。
 
  「不知道……」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聲音好難聽、好沙啞……
 
  「心情不好也不要這樣折磨自己!」或許是因為我無所謂的口氣惹惱了他,他忿然吼了出來,「我說過的,晏,如果妳心情不好,有想哭的衝動,我的肩膀隨時都可以借給妳的!為什麼要淋雨?會感冒妳知不知道?會有多少人難過,會有多少人替妳擔心妳知不知道?」
 
  這是我第一次看見平時斯文、有氣質的他這樣罵人。
 
  「誰會難過?誰會擔心我?」我不甘示弱地吼回去,然後站了起來。
 
  「妳的朋友,還有我啊!」他說,很堅持。
 
  我愣了一下。
 
  「有什麼事情妳可以跟我說啊,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口氣是溫柔的。溫柔的很該死。
 
  「才不會……」我吼了出來:「你才不會擔心我!」
 
  你才不會擔心我……因為你有雨天了,不是嗎?
 
  然後我轉身,走出他那把大傘,走進這場還未下完的大雨裡。
 
  「晏!」他喊,「妳到底怎麼了?不准淋雨!聽到沒,我叫妳不、准、淋、雨!」
 
  「我淋雨我開心行不行?礙到你了嗎?我淋雨關你什麼事?」我不怎麼客氣地反駁,「你以為你是誰?沒有資格叫我不准淋雨!」
 
  「我會擔心妳……」他說,口氣好淡好淡,淡到被雨打散了,彷彿是失望了、放棄了。
 
  「去擔心你的雨天吧。」我冷然。
 
  他愣了一下。
 
  「我有說錯嗎?她不是你女朋友嗎?你還在這裡做什麼?趕快回去啊!不然等等她生氣怎麼辦?」
 
  下一秒,沈智謙走了過來,「雨天已經離開咖啡館了,她不是我女朋友,只是同學……」
 
  我沉默,低下頭。
 
  「不要再淋雨了,好不好?」他抓住我手腕,「雨天不是我女朋友……妳不要再這樣折磨自己了,好不好?我會為妳難過,我會擔心妳。」
 
  「對不起……」
 
  對不起,我的任性;對不起,我無理取鬧……
 
  「妳心情不好,是因為這個嗎?」他問,似笑非笑。
 
  不知道,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個……
 
  但是我必須否認:「不是。」搖搖頭,「是因為我怕孤單,怕你會忘記我……說過的,我們是朋友啊,我不希望你因為有了女友而忘記朋友……」
 
  他苦笑,「有陰影在了,不會那麼容易就交女朋友的。晏,我答應妳,我們永遠是朋友,要一起過完今年的聖誕節,要一起等待我們的『夏天』出現……可以嗎?」
 
  我點點頭。又哭了,但這次是感動的。
 
  晏,我答應妳,我們永遠是朋友,要一起過完今年的聖誕節,要一起等待我們的『夏天』出現……可以嗎?
 
  這是承諾,對不對?
 
  可以的、可以的。我也答應你……
 
  要一起、要一起過完今年的聖誕節。
 
  要一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lly 的頭像
Chilly

I'm Chilly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