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下雨了。
 
  好多天以後,又下雨了。
 
  放學時刻,我站在川堂望著雨,邊發呆。
 
  「欸,晏,發什麼呆呀?」小朵拍了拍我的肩,如是說。
 
  「啊?嗯,沒有啊……」我搖頭。
 
  「該不會又沒帶傘了吧?」小朵揚著眉,問。
 
  「有啦有啦,這次我學乖了啦,會隨身帶雨傘哦。」我邊亮出雨傘,邊傻笑,笑得很像白痴。
 
  「嗯哼,那就好啦。」小朵瞇著眼,笑一笑,「發什麼呆啊?不趕快回家嗎?」
 
  「嗯……」
 
  「好啦,我先走囉,妳自己要小心喔,掰掰。」小朵向我揮揮手,然後轉身走出校門口。
 
 
 
  為什麼,我有種不好的感覺?感覺與沈智謙之間的相遇,會像這場大雨一樣短暫?一個小時、兩個小時、四個小時……一天、兩天、一個月、兩個月……
 
  我的預感一直都是很準的。至少我是這麼認為。
 
  相遇本來就只是靠著緣分。就像當初與他的際遇那樣突然,一切都是來不及防備的。緣分,不就是這樣嗎?說來就來,說走就走,很瀟灑。
 
  突然有點想哭……
  
  「我在想什麼啊?」甩甩腦袋,把那些怪念頭甩出去,「那只是『預感』而已,沈智謙又不是真的離去了……」
 
  傻傻笑了笑。然後撐開雨傘,走進這場雨中。
 
  下午5:30,街角咖啡。下雨的日子都會晚許多。
 
  打開玻璃門,那一剎那,總是那麼香。
 
  「歡迎光臨,一位?」
 
  點點頭,然後走上二樓,靠近窗邊的那個位置。但是啊,二樓卻不見沈智謙的人影。
 
  難道我的預感成真了嗎?…
 
  此時此刻,有個人向我走來,「請問……妳是蘇晏晴嗎?」
 
  我抬眼看了看那個人。
 
  「是……請問有什麼事嗎?」
 
  那人掏出一封信,「這是有一個人託我拿給妳的。」
 
  我接過那封信,「謝謝。」然後急急忙忙拆開來看。
 
 
 
  晏:
    對不起。
    因為我個人因素,會有段時間,無法再到咖啡館了。
    說好一起過完聖誕節的承諾也無法兌現了。
    對不起。
  
    「冬天會走,夏天會回來。」
    記得嗎?這句話是我告訴妳的。
    妳現在應該懂了吧?我很高興妳的冬天走了。 
    加油,剩下的,就是夏天了,加油喔!
  
    晏,如果有什麼事情,可以打電話給我的:)。
    對不起,也謝謝妳:)。
  
  
    沈智謙
 
 
 
  我哭了。
 
  淚水像珍珠一樣那麼大顆,不斷往下掉。
 
  笨蛋,你又忘了,我沒有你的手機號碼啊!
 
  笨蛋,不是說好要一起過完聖誕節?不是說好,要一起等待我們「夏天」出現?
 
  我現在才敢承認,原來沈智謙在我心裡,是佔了多麼大的空間。沒有任何人可以取代的地位……
 
  可是他走了,突然地,毫無預警地,走了?
 
  我收拾著書包,拎起雨傘,奔往學校。
 
  雨好大、好大……我攤坐在學校旁的老人公園的仰臥起坐器材上。
  
  我記得我跟沈智謙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吵架,就是在這裡,同樣的雨天。
 
  然後,我走進這場大雨中,決定淋雨。
  
  雨水不斷落下,落在臉龐;落在心頭……臉上溼溼的,究竟是淚水?還是雨水?
 
  哭得好激動,好悲慘。然而,從這一次開始卻再也沒有人會安慰我了……
 
 
 
  「為什麼要淋雨?」
  
  「晏,為什麼要淋雨?」
 
  「不知道……」
 
  「心情不好也不要這樣折磨自己!我說過的,晏,如果妳心情不好,有想哭的衝動,我的肩膀隨時都可以借給妳的!為什麼要淋雨?會感冒妳知不知道?會有多少人難過,會有多少人替妳擔心妳知不知道?」
 
  「晏!妳到底怎麼了?不准淋雨!聽到沒,我叫妳不、准、淋、雨!」
 
 
 
  沈智謙,對不起,我又淋雨了……
 
  但是我答應你,這是最後一次了。
  
  而這次,只要一下、只要一下子就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lly 的頭像
Chilly

I'm Chilly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