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許是進入颱風氾濫季節的關係,原先出大太陽的好天氣,卻在我們約好第一天上班的這天下起了雨。
 
  早上九點整,我準時出現在Mr. Drink門口,大門卻仍是深鎖著,和昨天一樣。看起來仍是一副不打算開幕的模樣。只是,唯一和昨天不同的是,那張「徵人啟示」似乎已經被撕下來了,不見蹤影。
 
  這種景象,讓我不得不懷疑我是不是記錯了時間……
 
  看了又看手錶,九點零三分。除了已經超過約定好的九點之外,還多出了三分鐘……很好很好,為什麼大門卻還是鎖著的?為什麼還是不見店長和歆彥的蹤影?拜託……歆彥還沒出現就算了,怎麼連店長也遲到了?不是說九點開始上班嗎?也太大牌了吧,店長跩什麼跩……讓未來的員工等那麼久,小心喪失民心,哼哼。
 
  我鼓起腮幫子,默默在心裡抱怨著,並且有些無奈地輕甩著方才溼透的雨傘,又抬眼隨處看了看。這個時候,我才發現,原來這間Mr. Drink是位在轉角處,那個聽說總是會有邂逅發生的地方。
 
  邂逅啊……
 
  我無奈地傻傻一笑。
 
  怎麼可能呢?都嘛是小說家在騙小孩和無知少女的吧。
 
  「欸,何翩翩,妳來了喔?我剛剛都找不到妳耶!」
 
  突然,有個類似歆彥的聲音出現在我耳邊。然後我轉頭。
 
  「妳剛剛就一直在這裡等了嗎?」我看見歆彥撐了把淡藍色的雨傘走向我,那是一把有著天空藍的傘,不僅如此,雨傘的內層還是一片藍天與朵朵白雲,很美很美。歆彥告訴我那把傘的意義是,即使傘外的世界是雨天,傘內的世界卻一直都是晴天。我記得她那時是邊笑邊告訴我,那是的她男友送給她的傘。那時她看起來很豁達很豪邁,但我知道其實她一直都惦念著前男友的好。
 
  想著想著,我又不小心恍神了。
 
  「欸欸,發什麼呆啊妳?」歆彥收了傘,敲敲我的頭,然後又笑了出來。
 
  「啊?喔喔……」我回神,「對啊對啊,我九點就在這裡等了耶!我才想問妳剛剛去哪咧……」
 
  「我剛剛?在路上啊!我是說我打電話找不到妳啦!都不接手機的喔?」歆彥故意白了我一眼,卻還是笑笑的。
 
  「手機?喔,對吼?我沒注意它耶,哈哈哈……」說完,我不太好意思地笑了出來。
 
  「受不了妳耶,笨死了。」歆彥雖然這麼說,卻也跟著我笑到快翻掉了。「欸,對了,翩翩,阿澈呢?還沒來嗎?」
 
  「對吼……喔,對啊,他還沒來。」聽歆彥這麼一提,我才又想到,店長還沒來。
 
  「噢,怎麼會呢?他不是告訴我們九點開始上班嗎?」歆彥望了望馬路,車子來來去去的。
 
  我也隨著歆彥望向馬路,看著車子來來去去。然後一個不小心,又恍了神。
 
  恍惚中,我似乎看見一台三陽Fighter 125白色機車經過,然後俐落地停在我們面前的機車停車位。這樣的景象實在太引起我的注意力,於是我回神,盯著那台機車,和正在拔鑰匙的機車騎士。
 
  那位機車騎士身穿藍色雨衣,和歆彥雨傘上的藍色很像,是屬於天空的藍。
 
  待機車騎士取下安全帽之後,他脫去身上的藍色雨衣,然後抬頭,對我們笑了笑。
 
  我有些詫異。
 
  幹嘛對我們笑?
 
 
 
  只見那位機車騎士向我們走來。這個時候,我才仔細瞧清楚,那位機車騎士染了一頭咖啡色的頭髮,還用髮臘抓出一些好看的造型,還有留有一點點的鬍子,看起來就是一位很懂得打扮並且很有個性的年輕人。
 
  「抱歉抱歉,我遲到了……」那位年輕人從他的包包翻出一把附有鐵捲門遙控器的鑰匙,然後按下按鈕,鐵捲門也應聲開啟。
 
  我回頭看了看歆彥,她也與剛剛的我一樣,有些小小地愣住了。
 
  「妳們在這裡等很久了嗎?」他揚著眉,一臉疑惑。
 
  「呃……」歆彥又愣,然後小聲,「有點……」
 
  這種音量真的很不像平常的歆彥,在我的認知裡,歆彥是那種外向的女孩,她並不會因為是陌生人,而變得害羞而放小音量。如果我的認知並沒有任何錯誤的話。
 
  於是我又看看歆彥,發現她眼中閃著一種光芒,是我無法理解的光芒。
 
  那位年輕人仍不斷道歉著:「抱歉抱歉,剛剛有些事情耽擱了,所以才會遲到的……店長遲到真的很不好意思啊。」
 
  店長?
 
  我又傻了一下。
 
  「噢,我想我忘記告訴妳們了。我是這間店的店長,也就是妳們的店長,我叫阿澈,叫我阿澈就好了。」阿澈淺淺笑了笑。
 
  喔喔,要不是他出現在我們面前告訴我們他就是店長,不然我還不會相信他就是店長咧……實在太沒架式了,只像個很會打扮,事實上卻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年輕人罷了。
 
  「我叫做歆彥。」
 
  「歆彥……真是個好聽名字,姓什麼?」
 
  「紀,紀歆彥。」歆彥害羞地笑了。
 
  「那妳呢?」阿澈看著我,輕輕地推開了飲料店的玻璃門。
 
  「我?」我小聲地說:「我叫翩翩。」
 
  「好特別的名字,翩翩……翩翩起舞是吧?」阿澈笑了笑,「走吧,先進去吧!」他指了指飲料店內部。
 
 
 
  原來原來,這位年輕人就是我們的店長。
 
 
 
   ※   ※  ※
 
 
 
  經過店長的一番調教之後,我們逐漸上軌道。
 
  這是一間很特別的飲料店,其實它不只是一間飲料店,如果說明白點,我反而覺得它比較像是一間咖啡館,有著寬敞的空間、充滿現代感又浪漫的裝潢、柔和的音樂、巧克力色的桌子椅子、一台台咖啡機、讓每一位客人擁抱陽光的玻璃窗……
 
  很棒的工作環境,真的。
 
  除此之外,也是個很可愛的地方。
 
  我想啊,像這樣位於轉角的可愛飲料店,或許真的會發生一些可愛的事情、遇到一些可愛的人……還有,或許這就是愛情滋長的地方吧……
 
  「發什麼呆呀?」歆彥的手突然在我眼前晃呀晃的,「上班不可以發呆喔!」
 
  「哪有啊,想一些事情而已嘛……」我噘嘴。
 
  「最好啦,一定在幻想啦!妳這個愛幻想的女孩。」歆彥頑皮地笑,推了推我的腦袋。
 
  「亂講……」我垂眼,繼續背著店長拿給我們的飲料配方表。
 
  「歆彥,進來煮茶吧。」阿澈從廚房門口探出頭,喊了幾聲歆彥的名字。
 
  「好咧,我去煮茶了喔!等等如果有客人……嘖,加油!」歆彥晃了晃手,轉身走進廚房。
 
  「欸,不行啦,怎麼可以把整個前場交給我……」我試圖大喊,可是歆彥卻假裝沒聽見,繼續往前走。我無奈地噘嘴,又低頭繼續背著配方表。
 
  「請問……」
 
  我抬頭。
 
  「請問,開始營業了嗎?」是一位客人,因為外頭的大雨,即使手上拎了把傘,卻仍是有些淋濕了。他狼狽地收拾著雨傘,然後一臉疑惑地盯著我。
 
  我仔細瞧瞧他,那位客人身上背著一把吉他、身穿白色T-shirt和藍色牛仔褲、擁有一種獨特的王子氣質、看似吹彈可破的好肌膚、不大卻不小的深邃雙眼。乍看之下,很像某位當紅偶像明星,曾經演過「花樣少年少女」的那一位。
 
  我遲疑了一下,然後點頭。
 
  「那好。」那位客人笑了笑,「我要內用一杯卡布奇諾,謝謝。」
 
  「卡布奇諾?」然而聽他說完,我卻傻了。
 
  「是啊,卡布奇諾……怎麼了嗎?」他愣了一下。
 
  我不知所措地搔搔頭,「喔……沒事……」
 
  「妳是剛來的嗎?我的意思是,剛來上班不久的。」他揚著眉,疑惑著。
 
  「嗯……第一天上班……」我低下頭,小聲地說。
 
  「沒關係,那妳會做什麼?就做給我吧。」他笑了笑,然後轉身走到最角落的那個位置,放下吉他,坐下,攤開一本書。
 
  沒關係,那妳會做什麼?就做給我吧。
 
  這個客人真好……
 
  背著一把吉他、身穿白色T-shirt和藍色牛仔褲、擁有一種獨特的王子氣質、看似吹彈可破的好肌膚、不大卻不小的深邃雙眼。
 
 
 
 
  這是我第一天上班,遇到的第一位客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lly 的頭像
Chilly

I'm Chilly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