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剛剛客人點了些什麼?」一位跟我同樣穿著飲料店制服POLO衫和圍裙的男孩說著,「妳是新來的吧?」
 
  他的出現確實是令我有些詫異,我記得明明整間店剛剛除了我在外場之外,就只有店長和歆彥在廚房而已,再加上那位背著吉他的吉他男孩,總共只有四個人。可是這時候卻突然冒出個跟我們同樣穿著工作服與圍裙的男生,而且重點是我根本不知道他究竟是什麼時候出現的,所以著實地嚇了好一大跳。
 
  「妳嚇到了啊?」那男孩噗嗤一聲地笑了出來,「是我嚇到妳嗎?」
 
  我抬頭,有些不知所措,輕輕地點點頭。
 
  他笑。這時候,我發現這位同事的笑容,有點壞,卻很帥氣,很像某位香港男星的笑容,會歪嘴笑的那位。不過他長得當然沒有會歪嘴笑的男星帥。他皮膚黝黑,身高大約180,年紀大約20歲,眼睛小小的,是一位單眼皮男孩。
 
  「剛剛那位客人點了什麼?」他收起笑容,再問了一次。
 
  「卡布奇諾。」我說,很小聲。
 
  「嗯,我做給他。妳在旁邊看,順便學起來吧。」我發現他認真的表情與笑容實在差太多。他認真起來,卻給我一種很沉穩的感覺。
 
  不過他這種舉動其實讓我更加不知所措。
 
  我偷偷抬眼看了看那位客人,實在很對不起他…。然後又默默低下頭看著同事男孩的操作。
 
  「我忘記自我介紹了吧?」同事男孩推出一杯熱的卡布奇諾,示意要我送去給客人。「妳先送去給客人吧。」
 
  我點點頭,端著端盤,走到最角落的那個位置。
 
  「不好意思。」我擠出一個笑容,「這是您的卡布奇諾。」
 
  「噢,」吉他男孩抬頭,「怎麼做出來了?」
 
  「我同事做的,不好意思,讓你等這麼久……」其實我真的快要愧疚到死了。
 
  「沒什麼關係啦,妳好好加油!」他笑,然後低下頭繼續啃著他的書。
 
  我發現,他好像一顆太陽,好耀眼,好亮眼,好刺眼……
 
  「怎麼樣?」走回工作崗位後,同事男孩問。
 
  「什麼怎麼樣?」我疑惑。
 
  「嗯哼,Nothing。」他搖搖頭,閉上眼,一臉無所謂的表情。
 
  其實他這表情看了真是討人厭,如果是熟人對我做這表情,我想我也許會賞他個幾巴掌吧。
 
  「我還沒自我介紹,以後我們就是工作夥伴了喔。」他笑,又是那個很壞的笑容。我想他應該是「天生長這樣沒辦法不是他的錯」的那種。
 
  「我是妳們店長的弟弟,也是這裡的員工,我叫許瑋讓,叫我阿讓、小讓、讓讓……都可以。今年20歲,淡大資工系大三。」他無所謂地笑了笑。
 
  這時候我就不得不佩服我自己估計年齡的功力了。
 
  「妳呢?」
 
  「我喔?」我指著自己,很疑惑。
 
  「廢話,不然妳旁邊那個人喔?」他壓低聲音,揚著眉。
 
  我轉頭看看左右,一股涼意從腳底竄到頭頂,「屁啦,哪有!我旁邊哪有人!」我很激動,很害怕。
 
  小讓笑,是大笑,笑得好不得意。
 
  「幹什麼啦,你很可惡喔!我旁邊哪裡有人啊,你幹嘛嚇我啦,你很可惡喔!」我氣得一股腦兒把不滿通通罵出來。
 
  真的太可惡了,哪有人第一天認識就在嚇人的。
 
  「哈哈哈!妳這樣就嚇到了喔?妳很可愛欸。」他樂不可支,誇張一點的,他幾乎要笑倒在地了。
 
  「哪有這麼好笑啊……」我兩頰發燙,橫了他一眼,突然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小讓努力吸了幾口氣,然後鎮定下來,「好啦,那妳好歹也做個自我介紹吧,我都把我的事情告訴妳了耶!接下來,我們還要一起共事。」他笑,又是那個壞壞的笑容。
 
  我吸了一口氣,然後說:「我叫何翩翩,人部何,翩翩起舞的翩翩。」
 
  「翩翩?真是特別的名字耶!」他倒是對我的名字很好奇,東問西問的,「為什麼要叫做翩翩呀?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嗎?」
 
  是啊是啊,真是個特別的名字,特別到每次要做自我介紹時,都得花上好一番功夫做解釋。
 
  「因為我媽希望我像蝴蝶的翩翩起舞一樣優雅吧……」我抬眼,將目光轉到窗外的那片天空中來回盤旋,今天的天空,好藍好藍。
 
  「翩翩,那我也可以這樣叫妳嗎?」小讓語氣中略帶著笑音,問著。
 
  我回頭,看見小讓睜著他的單眼皮,笑著,一臉期待貌。我才發現原來這位叫做小讓的大男孩的笑容,除了歪嘴叛逆式笑法之外,其實他的笑容裡,還藏著我一直沒有發現的純真。
 
  叮叮咚咚──
 
  玻璃門上的風鈴叮叮咚咚翻舞飛揚著,好響亮。
 
  當我不小心在小讓的笑容中閃了神時,玻璃門又被推開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lly 的頭像
Chilly

I'm Chilly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