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高中放榜的那段日子,我常常做著重複的夢。

  夢裡的我髮尾已經及肩了,脫離了國中的稚氣與掛在臉上許久的厚重眼鏡,我癡癡坐在一個陌生且淹了水的教室裡,水深就要及腰了,可我依然傻傻地好似在等些什麼那樣呆坐著。這時一個我從未聽過的男聲開口了:「……妳知道嗎?」他的聲音有點沙啞,彷彿甫剛受過打擊,有一股難以排解的氣卡在喉嚨吞不進也吐不出那樣。我循著音源處回首,看見一位我從未見過的男孩正坐在我的座位後方。

  戴著鴨舌帽的他低著頭且刻意壓低帽緣,讓我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我知道他正在哭,而不知如何回答他問題的我竟也跟著哭了。

  夢就到此為止。



  而醒來之後,我依舊是那一個頂著一頭國中學生頭、清湯掛麵的不起眼女孩。有時候真希望我現在的一切才是夢,因為作夢也沒想過我竟然會在大考失利,以兩分之差錯失進入我原先以為勝券在握的我們縣市裡的第一志願。記得國中時的每一次模擬考我都可以考進全校前十名,在所有任課老師連帶全班同學與我家人全部都認為我鐵定會考上第一志願時,我卻硬生生地在他們面前跌落了。

  於是我就這樣考上了第二志願,而這學校是男女混校。

  而後來我便不斷開始做著相同的夢,直到高一新生訓練的那一天。

  「高一二班在那邊樓梯上去的四樓喔。」媽媽指著學校穿堂公佈欄貼著的校園平面圖,告訴我。隨後陷入沉思,她皺起眉頭,一臉擔心地說:「媽媽就不陪妳上去了,有什麼事情在打給我,好嗎?」

  我點頭示意,給了媽媽一個要她放心的笑容。可是其實我心裡非常忐忑不安,不知道我的班級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班級,同學人好不好相處、老師會不會很機車?

  媽媽見我的笑容,放心了不少,然後說:「那媽媽先走了喔。」

  「好,路上小心。」

  與媽媽道別後我繼續邁向我未來的高中生活。


  班級外出乎我所意料聚集了許多人,顯然因為班導師的身影尚未出現,門自然也尚未打開,所以大家只好站在門外等候。由於今天是新生訓練的緣故,不需要穿上制服,因此這天可以看見未來的同學們身穿各式各樣的便服,五花八門什麼樣都有,似乎也看見有些人為了這一天特別打扮過,畢竟嘛,這是第一次見到未來的同學。

  而我走近教室門外,映入眼簾的是一位特別顯眼的男孩,他獨自站在走廊邊角落的柱子旁,低頭悶悶地按著手機。為什麼說他特別顯眼呢?因為我首先注意到的是他抓了一頭很誇張的髮型,接著看見他身穿亮眼的天藍色吊嘎以及寬鬆的休閒短褲,而最後看見了以上引人注目的裝扮下,他有一張看似憂鬱冷漠,卻特別好看的臉。

  我推了推掛在臉上的厚重眼鏡,是說,這位同學……打扮會不會誇張了點?

  正當我觀察著自己未來同班同學的面孔時,班導師拎著一疊厚厚的資料出現了,然後嚷著:好啦,同學們進教室囉。接著把門打開待同學們魚貫而入。

  「今天我們的工作是安排座位與選幹部喔。」班導師扯著喉嚨說道。班導師是瘦弱的女生,年約三十,聲音柔柔細細又隱約有著娃娃音,看得出她對班上說話的音量是使盡全身在嘶吼。只是也挺有爆發力的。

  耐不住班上同學方才在門口就已經先行打好交情,吱吱喳喳你一句我一句的吵雜聲彷彿快把教室屋頂掀了,班導師無奈地裝上麥克風,清了清喉嚨,「喂,同學!」她朝講桌猛力拍了幾下:「我知道你們很興奮,可是安靜一下嘛。」這時全班才逐漸安靜下來。

  此時見到班導師拿出一張紙,在大家面前亮了亮,「這張啊,是座位表,老師昨天在家已經幫你們安排好了,待會下課時間請大家自己上來看,下一節再照座位表坐喔。」班上一陣譁然。想必大家都很忐忑,不知道接下來與自己比鄰的鄰居會是誰呢。

  當然,打從國中開始便只懂得埋首於書本之中的我,對於交際是非常不擅長的。但也因此失去許多能夠交到好朋友的機會,儘管對於沒有考上第一志願感到十分失望,但是我告訴自己,千萬別向國中時期的自己一樣,要讓自己進步、蛻變。而其中最重要的是,除了考上好大學之外,在未來的三年能夠與同學們相處融洽。

  下課鐘聲響起,人潮即向張貼著座位表的講堂湧去。待人潮逐漸散去,我才敢向前一步顛起腳尖看看自己未來的座位在哪,然後我看見了──

  梁孟妮,第二排倒數第二個。

  稍加收拾好原先座位上的物品,便向新的座位走去,過程中也小心翼翼觀察著我未來的鄰居們。待我坐定位後,低頭翻動著書包,桌面卻傳來輕輕敲打的清脆聲響。

  我心裡一怔,抬頭看。

  「嗨,鄰居。」這時,我看見輕敲我桌面的人是一位看起來很高挑的男孩。在對上眼時,他收起原先看似痞壞的臉,對我燦爛一笑如是說。而我才發現他燦笑時臉上會有些許笑紋,有著說不出的童真。

  「……嗨。」我有些驚訝,但也有些尷尬地低下頭。

  「妳看起來很害羞。」他隨著我低下的頭而跟著把頭往下,持續盯著我,眼神中透露著好奇,「妳叫什麼名字?」

  「梁孟妮。」

  「蠻可愛的名字啊。」此時他收起燦笑,露出在他臉上一點都沒有違和感的痞壞笑容,接著說道:「我叫做鄭禹風,請多多指教啦。」然後再次擠出笑紋燦笑著。

  當然他的過份熱情看在我眼裡怪尷尬也怪不好意思的,不過對於不善交際的我而言,這也許算是我高中生涯裡的一個很好的開端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lly 的頭像
Chilly

I'm Chilly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