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學後,同學們逐漸離開,最後教室只剩零星的幾隻小貓。朝傅冠華的位置望去,他正面無表情地窩在位置上,桌上正攤著一本類似塗鴉本的東西寫寫畫畫著。而他的兄弟,鄭禹風早不知道溜到哪裡去了。

 

  「欸,我想我們應該要來討論一下了。」提起勇氣,向傅冠華的位置走去。

 

  只見他反應冷淡地看了我一眼,然後應了聲「嗯」。須臾,我望著他深邃不見底的雙眼,看不見任何情緒。心想這人實在神秘怪異又讓人猜不透啊,到底在跩個什麼二五八萬?長得還不錯帥就這樣跩啊?

 

  正當我在內心大肆咒罵他的時候,他又開口了:「只有我們兩個嗎?」

 

  我一愣,這大概是我第一次聽到除了冷淡的「嗯」之外,他對我說過最多字的一句話。傻了半晌才回他:「記得老師好像有說過會有其他同學幫忙,可是我不知道他們是誰。」當然由此可證,我是個十足的俗辣,儘管對他作風極度不屑,也只敢在心裡嚷嚷暗罵。

 

  苦惱之際,傅冠華又開口問道:「名字呢?」

 

  「黎雅璇、李芝涵。」語畢,我與傅冠華又無語地陷入大眼瞪小眼的尷尬處境。

 

  「我也要加入!」這時不知道何時又晃回教室的鄭禹風站在門口大喊,我與傅冠華聞聲同時轉頭看向他,然後見他不太好意思搔搔頭,露出痞壞的笑,「雖然我沒有什麼美術天份啦。」

 

  接著又見兩位女孩緩緩向我們這走來,告訴我們她們也是幫忙教室佈置的。其中一位女孩綁著馬尾,眼睛圓圓大大,聲音聽起來很甜,她說她是黎雅璇;至於另一位,身材嬌小,留著一頭深棕色直長髮,看起來很有女性魅力的女孩,叫做李芝涵。

 

  正式討論之前,那位甜美女孩黎雅璇將她的書包搬到我後面的位置,與我閒聊一陣。

 

  經過一段時間的討論,我們五位竟默默熟了起來。而過程中我發現黎雅璇與我意外地合得來,她真的是一個很甜美的女孩。至於另一位李芝涵,綽號芝芝,也正好是我們班的班長,是個很獨立、有主見且活躍的女孩,有那麼一絲領導人的風範,於是這場討論幾乎由她主導。

 

  當然說熟起來,其實也不然。只是傅冠華與先前相較之下,話確實多了不少,這時我才發現,原來他和我一樣,對於不熟的人並不是真正的冷漠,而是因為不知道該說什麼而只好選擇沉默,其實他和我一樣是「悶騷」才對。可是先前他的不甚有禮貌的反應,讓好不容易提起勇氣主動攀談卻吃了閉門羹的我,依然覺得難以釋懷。或許這是一種不甘,又或者說是惱羞吧。

 

  結束討論已經將近七點了,我們各自解散,當我收拾著自己的物品準備離開時,甜美女孩黎雅璇拍了我的肩,臉上漾著一抹甜甜的笑:「小孟,我們一起走吧?」

 

  還以她一抹笑。因為教室佈置讓我多了認識新朋友的機會,我想或許我對於這份工作並不是這麼排斥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lly 的頭像
Chilly

I'm Chilly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