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來的日子,我們四個人額外加上只要籃球隊不用練球就會來湊熱鬧的鄭禹風,每天放學後都在討論教室佈置與開始製作。由於我們最終討論的結果是希望可以把教室的四面牆都好好改造一番,因此這將會是一個浩大的工程。

 

  那天與黎雅璇一同離開學校前往公車站的路上,我對眼前那位總是笑臉迎人的甜美女孩又瞭解了不少。而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們更是形影不離,我很欣賞她的活潑,還有她總是漾著一抹甜美的笑容看似沒有煩惱那樣,以及她對於任何事情積極主動的勇敢態度。我由衷感謝班導師選我為學藝股長,並且讓我認識了黎雅璇,而說真的,因為她的樂觀積極,在她身邊很難不被影響而變成一位勇敢的人。

 

  至於鄭禹風,除了座位在我旁邊之外他自告奮勇說要當我的朋友,也跟著一起參加教室佈置團隊,我與他接觸的機會算是其他四人裡面最多的了。當然我始終想不透像他這麼熱情親切的人,到底為什麼會和傅冠華那個人這麼要好。

 

  雖然經過幾天的教室佈置工作,傅冠華明顯是活潑了不少,話也多了不少,但當初他讓我貼了冷屁股的事情我仍無法釋懷。加上……身為正學藝的我與身為副學藝的他,總是在討論協商中各有各的堅持,僵持不下。

 

  「我說,梁孟妮,這葉子不會做太多了吧?」雖然傅冠華話多了,卻也變機車了。

 

  「怎麼會?不然看起來很單調耶。」

 

  「太多了啊,」他面無表情,冷冷地吐出一句:「我、覺、得、很、醜。」

 

  因為這一句,除了徹底讓我自尊心受損之外,也不偏不倚拉扯著我的理智線。

 

  「哪裡醜啊!」我咬牙切齒怒視著他。你才醜咧!

 

  「就跟妳一樣啊,四眼田雞。」傅冠華指了指我臉上的厚重眼鏡,又正巧這麼一句話也不偏不倚扯斷了我的理智線。

 

  「你這個人不開口令人討厭,沒想到開了口還是這麼惹人厭!那我寧願你給我閉嘴!憑什麼人生攻擊我!」隨著怒氣,說話也越說越大聲:「別忘了我才是學藝股長,而你只是輔佐我的『副學藝』!」

 

  「說不過我也用不著這麼大聲吧?梁孟妮。」傅冠華原先看不見無情緒的雙眼,轉為挑釁:「況且,從討論的這幾天看來,我實在越來越不明白老師怎麼會選妳當學藝?」

 

  「你什麼意思?」

 

  「我說,我根本看不出來妳有什麼能力和資格。」

 

  這時我才終於恍然大悟,原來他之所以會對我這麼冷淡與爭鋒相對是因為他根本就看不起我這種人為什麼會在他之上吧?其實我自卑,卻也好勝,礙於面子根本無法忍受質疑,所以會盡力讓自己做到最完美;但是他充滿挑釁的話語卻這麼恰好擊中我自卑感作祟的要害。我明明很努力了,這樣的質疑讓我感到很受傷,也很沒有面子……

 

  「好了好了,」每當我們僵持不下、眼看戰爭就要一發不可收拾時,鄭禹風就會立刻跳出來阻止我們繼續說下去,「你們兩個夠了沒啊?說沒幾句話就要吵架,不過是個教室佈置嘛,有這麼嚴重?」又是他一貫無所謂的語氣。

 

  我也很想告訴自己:「不過就是個教室佈置,我何必跟傅冠華正面對峙把自己搞得這麼不快樂,一點都不值得」,但是今天是被他瞧不起了,如果我還因此原諒他,那麼我就不姓梁!

 

  「小孟,我覺得葉子多也很好看啊。」雅璇揚著她甜美的笑容趕緊安慰我。

 

  「葉子多做起來會比較累也比較浪費時間,不如我們就做這些就好吧?」芝芝不知道何時放下手邊工作,走來給了一句忠告,「你們也沒必要為了這點小事吵成這樣吧?」

 

  「我覺得不管怎麼樣都很好看啦。」鄭禹風立刻打圓場。

 

  「唉,都照你說的就好了。」在沉默了良久之後,我悶悶吐出一句,隨即對上傅冠華深不見底的雙眼,雖然心裡難受得想問候他祖宗十八代、雖然想向前痛打他一頓、雖然我不想妥協不想認輸,但比起這些,我更不想因為我們的互不讓步而使工作進度延宕甚至最後還開天窗。

 

  我一定,一定會盡力證明自己給他看的!

 

  就在此時,傅冠華忽然有了冷漠之外的表情,嘴角勾起一抹意味深長的笑容說著:「早知道聽我的就好了嘛,學藝股長。」最後四個字還特別加重了語氣。

 

  難得見他面對我時竟然會有笑容,除此之外,那句「學藝股長」酸意實在太濃厚,忽然我對他的喜怒無常與難以捉摸而感到不寒而慄和嫌惡,加上對於他毫不留情質疑我的能力以及不得不向他妥協這件事情我仍是心有不甘,於是我決定──

 

  「我先去外面透透氣,你們繼續,我一下就回來。」接著便無視雅璇與芝芝問的那句「要不要陪妳」,頭也不回地往教室外走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lly 的頭像
Chilly

I'm Chilly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