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體育館前的矮牆上,伴著皎潔的月色,把腳凌空晃呀晃的,心想著終於逃離了傅冠華那令人毛骨悚然的陰晴不定、時而冷漠的臉、質疑我能力時囂張的語氣,突然之間,我覺得好輕鬆。

 

  這段日子以來,因為與傅冠華意見不合便受到他的質疑,我感到很受傷和挫折,而最後的結局都是我的退讓、我的妥協,接著便會看見他露出一個「就跟妳說聽我的就對了嘛」的笑容,我常在想,我真的有這麼差勁、這麼不適合當幹部嗎?

 

  曾經想過,如果我的能力真的不足,那麼就把學藝股長這工作辭了,換他當正學藝、我當副學藝,可是只要想到當初班導師不斷鼓勵我,我對自己的標準也高,不想就此放棄。而且我還想證明我是可以的,無論是向傅冠華、向其他夥伴,抑或是向我自己。

 

  我很委屈,很難過,很討厭傅冠華那種不顧他人感受的自以為是。

 

  「小孟!」

 

  遠遠地,看見有個人影從教學大樓朝體育館的方向小跑步而來。不一會兒鄭禹風來到我面前,氣喘吁吁地將雙手扶在膝蓋上,不太愉悅地瞥了我一眼:「這麼晚了,一個人在校園裡閒晃很危險妳知不知道?叫妳也不回頭,就這樣走掉了?」

 

  見他才晃到我面前,開門見山就口氣這麼差,我對他翻翻白眼說道:「你也會擔心我啊?」

 

  「廢話,要是出事怎麼辦?」

 

  「繼續跟傅冠華相處下去才會出事吧。」聳聳肩、冷哼了一聲,我說的可都是真心話。

 

  鄭禹風聽完我的話,愣了一下,隨後沉默了良久才緩緩說道:「看來,妳對他應該有什麼誤會吧?」

 

  「是誤會嗎?」我直視鄭禹風,「你也看到了吧?第一天你介紹他給我認識的時候,我好不容易提起勇氣讓自己熱情一些,他的態度是如何?現在我們要一起完成教室佈置,沒錯啊,我承認一開始對他有所誤會,可是現在變熟了,他的態度又是如何?要這樣處處針對我?如果,他真的瞧不起我,那我不要當學藝股長了嘛!」語畢,這些日子以來的滿腹委屈終於得以發洩,然而伴隨而來的是眼淚。

 

  鄭禹風見狀,不知如何是好,一下把手放進口袋翻找、一下搔搔頭、一下欲言又止,手足無措地慌了手腳。

 

  「妳……怎麼哭了?」無奈沒有面紙,他只好伸手替我抹去淚水。

 

  「鄭禹風,我真的不懂……」沒有搭理他,我繼續說。

 

  「不懂什麼?」

 

  「為什麼你這麼好,他這麼奇怪,你們卻還可以成為好朋友?」

 

  鄭禹風卻突然笑了出來:「其實他人很好的,也許這一次他確實沒有顧慮到妳的感受,這是他理虧,但也不要因此討厭他,相處久了妳就會知道我為什麼這麼重視他了,他其實是一個很重感情的人。」語末,他伸出大手疼惜地揉了揉我的頭髮,給了我一抹安心的笑容。

 

  「那這一次又該怎麼解釋?你說他其實人很好,但是我絲毫感受不到,我真的不懂,既然他人其實很好,又為什麼要處處針對我,而且還看不起我?」與鄭禹風溫柔的眼神交會,我竟然感到有一絲緊張與心跳加速,於是趕緊撇開頭,閉上眼繼續說:「我覺得,他真的很自以為,而他的自以為讓我很受傷。」

 

  依稀感受到鄭禹風愣了好半晌,良久,他開口:「冠華他這次確實是過分了……老實說我也是第一次見到他這樣。」

 

  我詫異地趕緊睜眼,「你也是第一次見到他這樣?」

 

  鄭禹風頷首,苦笑得無奈。

 

  「這樣下去,怎麼共事嘛!我只會越來越討厭他而已。」見到連身為傅冠華好兄弟的鄭禹風都對於他這次的態度感到無奈與不解,一種無力感漸漸從腳底竄升。我只好癱坐在階梯上,望著夜空長嘆。

 

  「小孟,」鄭禹風忽然喊了我的名字,「我會找他問清楚的,共事的事情就別擔心了,也別放棄或是說什麼要老師換人這類的喪氣話,妳只要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

 

  他頓了頓,而後說著:「至於冠華那邊,就交給我吧。」

 

  我狐疑望向他,他再一次揚起痞壞卻好看的笑,而眼神中,竟是我前所未見的無盡溫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hilly 的頭像
Chilly

I'm Chilly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