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播大聲說
.最新活動:籌備中。
.最新文章:話說小木塊章第三代動物臉譜悠悠卡套
.全面暫停接單,現貨可至寄售點網路現貨小市集購買。
.Facebook粉絲專頁:按我進入
.連絡Chilly:chillyhandmade@gmail.com

目前分類:漏頁的人生哲學_我身邊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坐在體育館前的矮牆上,伴著皎潔的月色,把腳凌空晃呀晃的,心想著終於逃離了傅冠華那令人毛骨悚然的陰晴不定、時而冷漠的臉、質疑我能力時囂張的語氣,突然之間,我覺得好輕鬆。

 

  這段日子以來,因為與傅冠華意見不合便受到他的質疑,我感到很受傷和挫折,而最後的結局都是我的退讓、我的妥協,接著便會看見他露出一個「就跟妳說聽我的就對了嘛」的笑容,我常在想,我真的有這麼差勁、這麼不適合當幹部嗎?

 

  曾經想過,如果我的能力真的不足,那麼就把學藝股長這工作辭了,換他當正學藝、我當副學藝,可是只要想到當初班導師不斷鼓勵我,我對自己的標準也高,不想就此放棄。而且我還想證明我是可以的,無論是向傅冠華、向其他夥伴,抑或是向我自己。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接下來的日子,我們四個人額外加上只要籃球隊不用練球就會來湊熱鬧的鄭禹風,每天放學後都在討論教室佈置與開始製作。由於我們最終討論的結果是希望可以把教室的四面牆都好好改造一番,因此這將會是一個浩大的工程。

 

  那天與黎雅璇一同離開學校前往公車站的路上,我對眼前那位總是笑臉迎人的甜美女孩又瞭解了不少。而接下來的日子裡我們更是形影不離,我很欣賞她的活潑,還有她總是漾著一抹甜美的笑容看似沒有煩惱那樣,以及她對於任何事情積極主動的勇敢態度。我由衷感謝班導師選我為學藝股長,並且讓我認識了黎雅璇,而說真的,因為她的樂觀積極,在她身邊很難不被影響而變成一位勇敢的人。

 

  至於鄭禹風,除了座位在我旁邊之外他自告奮勇說要當我的朋友,也跟著一起參加教室佈置團隊,我與他接觸的機會算是其他四人裡面最多的了。當然我始終想不透像他這麼熱情親切的人,到底為什麼會和傅冠華那個人這麼要好。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放學後,同學們逐漸離開,最後教室只剩零星的幾隻小貓。朝傅冠華的位置望去,他正面無表情地窩在位置上,桌上正攤著一本類似塗鴉本的東西寫寫畫畫著。而他的兄弟,鄭禹風早不知道溜到哪裡去了。

 

  「欸,我想我們應該要來討論一下了。」提起勇氣,向傅冠華的位置走去。

 

  只見他反應冷淡地看了我一眼,然後應了聲「嗯」。須臾,我望著他深邃不見底的雙眼,看不見任何情緒。心想這人實在神秘怪異又讓人猜不透啊,到底在跩個什麼二五八萬?長得還不錯帥就這樣跩啊?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直到下午的下課時間,一個冷漠的身影撞入我的視線範圍。

 

  「欸走吧,鄭禹風,去打球啊。」那人語氣很平,聽不出他的情緒。

 

  我順著音源抬眼,看見了那天新訓站在教室門外的耀眼男子,也就是身穿天藍色吊嘎、抓著一頭誇張髮型的顯眼男子。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開學比想像中的還要早來到,正也意味著,教室佈置的壓力即將狠狠地往我身上攬。說到這個,我確實感到相當憂心,可是老師都說了她已經替我找好幫忙的同學,而我們將會組成「教室佈置團隊」。幸好,才剛開學的緣故,這個壓力並沒有與課業壓力交織在一起,畢竟我還是個想好好念書,然後安穩過完這三年的人。

 

  早上第三堂下課,我寫著教室日誌,一邊為這繁瑣的工作內容而感到懊惱。

 

  原先正在教室角落與一些男男女女打鬧閒聊的鄭禹風此時默默晃回他的座位,也就是我右手邊的那個位置,忽然輕敲了我的桌面,即使早有心理準備,卻還是在內心一怔。稍微平復之後,我抬頭,看見他吊兒噹啷地坐在他的桌子上,面向我,嘴角勾起一絲痞壞的笑容。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伴隨著鐘聲響起,第二堂課開始,班導師重新回到教室劈頭便說現在要指定接下來學期的幹部,畢竟誰也不熟識誰的,依老師先前看過學生資料卡而對我們的了解,總比我們胡亂提名來的好。

 

  而我就是在這樣的指定之下,成了這學期高一二班的學藝股長。所謂學藝股長在新學年裡最大的重責大任,則是替班上佈置教室。這著實令我感到惶恐與不安,畢竟在這樣新的環境裡,除了個性使然而使我感到不自在之外,重大的責任也是一種無形中的壓力。我喜歡從事靜態的工作,畫畫便是其中一項,只是對於要全權負責整間教室的佈置我實在感到相當緊張。而且據說我們學校的教室佈置會列入全高中部的比賽評分,將在第一次段考後頒發。也就是說,這是一個不分年級的比賽,也是有期限性的工作。

 

  至於所謂「全高中部」,顧名思義,這是一所完全中學,分為國中部與高中部,只是兩者間相隔遙遠,自成一世界,更分別在不同的大樓,而專任老師也都有所區分。除此之外,我們高中部的人數很少,一個年級僅有六個班級,所以三個年級加起來就是十八個班級,相加起來大約只有八百多人左右。因此,之後的三年裡,即使無法完全認識其他班級甚至其他年級的人,因為人數少的關係,大致上都認得出來,稍有交際手腕的人甚至與他班的同學都會熟識,而班與班之間的感情也都相當的好。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在高中放榜的那段日子,我常常做著重複的夢。

  夢裡的我髮尾已經及肩了,脫離了國中的稚氣與掛在臉上許久的厚重眼鏡,我癡癡坐在一個陌生且淹了水的教室裡,水深就要及腰了,可我依然傻傻地好似在等些什麼那樣呆坐著。這時一個我從未聽過的男聲開口了:「……妳知道嗎?」他的聲音有點沙啞,彷彿甫剛受過打擊,有一股難以排解的氣卡在喉嚨吞不進也吐不出那樣。我循著音源處回首,看見一位我從未見過的男孩正坐在我的座位後方。

  戴著鴨舌帽的他低著頭且刻意壓低帽緣,讓我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是我知道他正在哭,而不知如何回答他問題的我竟也跟著哭了。

Chill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